创业本是一场修行,唯有艰难时刻的选择,最难。

  什么叫“即便刀山火海,也只能往前走”?

  什么叫“如果你选择的是一个坑,那可能就是深渊”?

  什么叫“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自己”?

  ……

  车好多杨浩涌、车和家李想、滴滴程维等一线创业者说出了自己艰难时刻的选择,真实、犀利、扎心,值得你反复体味。

  如果好与不好的选择,那就不是选择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人生大部分是没有没什么机会在两个足够好里挑一个。

  来自一线创业者CEO,他们有的已经长成了庞大的上市公司,有的是这个市面上增速最快的公司,有的拥有创业者的明星光环,有的则是看准了一个市场空白正在努力拓展着自己的疆域。

  感谢他们不一定选择改变世界,但都选择了改变自己与适应世界的改变。

  “我创业不是想证明什么,也不是为了财富,而是这个事情本身有意思。——车好多杨浩涌”

  来自好车多杨浩涌自述:

  他说创业以来,做得最艰难的选择就是58和赶集的合并。

  从创立赶集网开始,十年来我带着它一路成长,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我当然是很不舍的。

  合并后那半年,他主要解决合并产生的问题,一边做一边也会反思——一个公司做了10年合并了,其实还是有些难过的。另一方面处理问题的过程中,也慢慢觉得当这种联席CEO意思不大,可能也要自己做一点事情。

  他说那段时间其实挺痛苦的自己之前是很有目标、很有信心地做事情,合并后,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很多人问说他创业的动力来自哪里?他说既不想证明什么,又不是为了财富,而是自己觉得这个事情本身有意思。

  而这个选择成了自己创业以来最庆幸的选择,也非常喜欢现在每天的状态,总在解决问题,做很有意思的事情,这种感觉非常好。

  “有50个人拒绝了你,还是要选择相信第51个人。——滴滴出行程维”

  来自滴滴出行程维自述:

  2013年滴滴出行融C轮的时候,因为有竞争和其他因素,导致那时没有人相信。他说在中国走了一圈,都没有人敢投资。

  都知道创业者必须要走一条向上的路,向上的路就意味着你要不断做没做过的事情,面对没有面对过的挑战,所以面对挑战是常态。同时,这也是幸运,有机会改变世界是年轻人最幸运的事。

  现在的滴滴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融资最多的公司了,但他们也经历过没人相信、都是拒绝的一段时间。

  然后当时程维去美国,走了两三个城市,甚至都没有多少人愿意见他们,约好的会议莫名被取消了,纽约答应给offer的投资人以各种理由放弃了,实际上是很失败的。

  结果他们回中国后,见了第一个投资人就搞定了。所以说要永不放弃,不放弃希望,如果有50个人拒绝了你,还是要选择相信第51个人会成功。

  他说滴滴成立虽然五年多,但这五年多如同电影一样,剧情跌宕起伏,充满了艰难而重要的选择。

  如:第一天他们决定出发,冷启动,激烈竞争多次亮剑,直面政策挑战,坚持独立发展。还包括滴滴的全球化,以及公司发展愿景从出行平台变成智能交通的引领者和全球最大的汽车运营商,这意味着即将进入汽车的产业链中……他们一路上做了很多关键的选择。

  程维说“相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艰难” 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怀着自信和感恩的心。就像之前我们面对无数的艰难都走了过来一样,未来的艰难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它其实就是让我们变得更强的路上的一些挑战和过程而已。

  “要做出更好的选择,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变强。——车和家李想”

  来自车和家李想自述:

  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是李想创业18年一来最为纠结的时期。

  当时,汽车之家发展得非常好。发展得越好,则实质的现金流就越差。因为当时他们做的是广告业务,广告有3个月的账期。当时汽车厂商遇到了经济危机,拖着广告费不给。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因为这是对方财务的一个政策。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汶川地震的时候,很多同行都给灾区捐钱,捐20万、50万、100万的都有。他说当时账上什么钱都没有,自己卡上只有一万多块钱了,那真的是最惨的时候。那时候大家还说李想是什么80后亿万富翁,其实狗屁都不是。

  当时自己手下有200多个员工,底下员工的工资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自己却是到处借钱来发工资。

  公司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时,融资也没融不到,公司内部股东对自己意见意见很大。有一次,几个股东都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一部分股东就指着鼻子骂道“要把自己和另一个合伙人踢出公司”

  当时自己觉得非常地委屈,因为自己所能做的努力都去做了,但自己团队没有融资的经验。他们不会认为这是经济危机产生的负面的影响,他们只会认为李想无能,所以李想融不到钱,李想拖累了我们的发展等。

  当时大家都认为他们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案子,既解决了现金流的问题,又解决了内部矛盾的问题。后来汽车之家上市涨到了50、60亿美金,今天又涨到了100多亿美金。大家都说,你们当时这个选择卖亏了。但他认为不是,因为他要对所有的选择负责任。

  这个选择是他当时能做的最好的一个选择。之所以没有做出更好的选择是因为当时的能力不够。所以,要想做出更好的选择,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能力变得更强。

  “如果你还有选择,那就去放大它。——客路林照围”

  来自客路林照围自述:

  创业以来,林照围最艰难的时刻是2016年。

  他说当时团队从香港、深圳、台北这三个办公室,快速扩展到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等近十个国家和地区,同时打多个用户市场,业务十倍速增长。但融资一直不到位,A轮B轮融资之间隔了近两年,运营和流动资金一度吃紧。到了2016年中,发工资都有压力。

  那一年自己接触的机构都数不清了,至少四五十家。当时在线旅游创业持续低迷,投资人的顾虑很多,完全可以理解。

  那几个月简直是度日如年。焦虑不像洪水扑面而来,更像离岸流,周而复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那段时间我掉了不少头发,早知道就创业开始就应该用防脱洗发水。

  2016年底,公司业务的规模化持续爆发出来,大中华区、东南亚和日韩的区域联动逐渐清晰。2017年,我们连续完成BC两轮近1亿美元的融资。

  现在回头看,他说要感谢创业四年来最难的2016,那一年给了自己提醒:如果一个公司和你模式类似,有什么东西永远抄不走?这些东西就是你的护城河,如果你还有选择,那就去放大它。

  作为CEO,幸福都是短暂的,艰难才是常态,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艰难时刻,要保持敬畏之心。只要这点不变,我们在未来每个岔路口,就都会选择同一个方向。

  “凡是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猎豹移动傅盛”

  来自猎豹移动傅盛自述:

  他说网上有人称他是“创业导师”,还有人叫他“思想家”,他说无心做这些。创业本身是一个极度孤独和极度焦虑的过程,所以每当自己有一些经验总结,都特别愿意拿出来跟他人分享,希望可以帮助更多同行者。

  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刻有很多,早期和金山合并的时候,珠海的一些老员工不信任他。

  当时真的是生死挣扎,外部对手四面围剿,内部团队还没有拧成一股绳。有次,团队一个核心骨干成员给他写了一封离职邮件。从收到那封邮件开始,他的胃就开始疼,本来胃口很好,但那次真的很疼,一直疼到半夜。反复想怎么办,怎么能留核心骨干成员下来呢。

  当时他没有什么选择,选择只能是往前走。其实很多时候,靠的是一腔孤勇,刀山火海也只能往前走。

  创业真的很孤独,你会面临很多困难,你不知道跟谁倾诉,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你告诉员工,员工会丧失斗志;你跟家人说,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你反映给投资人,投资人早吓跑了。

  “全世界都怀疑我的时候,我选择了相信自己。——乐信肖文杰”

  来自乐信肖文杰自述:

  创业以来,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在最后关头坚持上市。

  对每个公司来说,上市都是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但乐信在临近上市前期,政策突然发生了变化。

  乐信肖文杰回忆说:在从香港飞到北京的飞机上,一下飞机就看到这个消息,立马打开来看。看完以后整个人都觉得不大好,因为这个政策出得太细了,导致他们上市的所有合规评估全部都要重新做一遍。

  在那个时候,第一反应是放弃,因为已经不可能了。但后来,自己还是坚持选择上市。

  做出这个选择之后,非常焦虑。因为时间非常有限,很多事情不一定能做完,我没有把握能百分之百搞定,那种前途未知的感觉非常差。

  好在有志者事竟成,他们成了2017年最后一个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

  那几天,他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以至于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太激动了,只想赶紧敲完赶紧回来,实在太累了。同年11月份做试水路演时参观交易所,看别人敲钟倒计时的时候,都比自己敲钟兴奋。

  后来缓过劲来的时候,才真正意识了到这场硬战的意义——全世界都怀疑我的时候,我选择了相信我自己。

  “为了让公司活下来,我们必须裁员。——优剪熊国平”

  来自优剪熊国平自述:

  创业以来,让他最庆幸的选择是在末路关头带领着公司及时地转了型。

  他们公司最早做的是美业的SaaS,自己投了大几百万,投资人也投了一些钱。但SaaS非常烧钱,不到一年时间,账面上就只有100多万了。算了下公司近40个员工的开支,撑不了几个月了。

  自己焦虑了很久,把创始团队叫到办公室,说,为了让公司活下来,必须裁员。

  这是他创业以来做得最为艰难的选择。作为公司创始人,做出这个选择其实是一件非常痛心的事情。因为当时是把大家召集起来干这件事情,前面跟大家讲得非常好,结果做了一年发现不是这样的,让人家走,内心非常过意不去。但知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公司就会死掉,而且很快。

  所以把近40人的团队砍到了只有一个后台、一个前端、一个产品兼UI,再加少量运营和美发行业的人,加上创始团队总共10多个人。相当于非常心痛地把一些老员工直接送走了。

  当时走的这批人,他个人给了他们少量的期权承诺。虽然他们离职了,但是他们的期权我会保留着,如果未来这家公司做成了,也有他们的一点点心意。自己也尽所能地帮一些人找了下家,但还有一些人只能让他们自己去找。

  如果说给他一次修正自己选择的机会,他希望在创业开始的时候多花点时间在项目论证上,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做SaaS做那么久之后又转型做优剪,以至于损失了一批老员工。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而一群人才能走得很远。——有赞白鸦”

  来自有赞白鸦自述:

  他说创业以来,最庆幸的事情是在2015年的时候被一个传统的VC骗了。

  那时候,他们大的业务方向是做平台业务,所以花了很多钱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当时有一个机构看到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很好,决定投一亿美金。一切流程都敲定后,但在最后一刻的时候,对方反悔了。而且关键问题是,反悔的时候还不告诉他们,像模像样地把他们约过去调研。

  被忽悠之后,他们的现金流就比较吃紧,只够花半年了。他立马就去找老股东求救,内部做了一轮融资。但大部分股东都说,这件事不能让创始团队知道。但他觉得,刚刚开始创业,如果这种小坎都迈不出去,以后怎么办?

  他还是选择了告诉大家,“不行了,兄弟们,我们被人忽悠了,没钱了,快挂了。我们一起看怎么解决。如果觉得没法一起熬的人,你们该撤退就撤退了”。

  但每个人首先都得靠自己,因为大家的体力都是透支的,没有人能背着你走,你必须靠自己。但光靠体力是不够的,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而一群人才能走得很远。他希望团队自己领悟到这个道理。

  就像你往一个错误的方向走着走着摔了一跤,起来看看发现走错路了,那你就换一个方向。但是如果你没有摔那一跤,你就一路撞到头最后撞到墙上了,但撞到墙上的时候成本就高了,你可能就回不来了。

  (本文内容综合结合来源于经纬创投、混沌大学等多个网络平台整理)

(文章来源:世维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