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宁二年(618年)五月,唐王李渊废隋建唐,改元武德。大唐初立,唐军在李渊嫡次子李世民的率领下,征讨群雄,屡战屡胜,成为当时举足轻重的力量。唐军在北方鏖战之际,南方同样矛盾重重,虎踞龙盘。此时,唐朝的壮大已成必然趋势。统一和分裂在七世纪初的中国南方交织,群雄的命运最终走向何方?

  隋末,隋炀帝杨广暴虐无道,好大喜功,导致民不聊生,群雄并起。面对危机,隋炀帝逃避现实,迁居江都。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三月十日,宇文化及、司马德戡、裴虔通等人利用骁果军的不满情绪,发动“江都兵变”,隋炀帝被缢杀。隋军的瓦解,造成南方出现权力真空,杜伏威、林士弘、萧铣等人借机壮大实力,圈占势力范围。

  •   杜伏威:占据江南降唐暴亡

  杜伏威(?-624年),山东章丘人,“家贫无以自给”,算得上是个赤贫户。16岁时,杜伏威联合好友辅公祏聚众起事。在兼并下邳苗海潮和海陵赵破阵后,义军一路南下,转战江淮。这个外来户屡败隋军,成为一支颇具影响力的义军。

  杜伏威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大业十一年(615年),部将李子通反戈一击,致使杜伏威身受重伤。随后,隋军对其展开追击。杜伏威在部将的护佑下侥幸逃命,义军实力大损。因此,杜伏威视李子通为主要对手。

  江都兵变后,李子通巧取江都,杜伏威对此深恶痛绝。武德三年(公元620年),杜伏威击败李子通,势力范围扩展至丹阳(今江苏南京)。次年,李子通在杭州生擒,被送往长安软禁。至此,杜伏威“尽有江东、淮南之地,南接于岭,东至于海”,是当时最具实力的割据势力之一。

 

  杜伏威的成功,辅公祏发挥了重要作用。两人年少时盗羊为生,结成“刎颈之交”。杜伏威在历阳(安徽省马鞍山)自称将军后,任命辅公祏为长史,成为自己的重要助手。武德六年(623年),杜伏威入朝,受封太子太保,成为唐朝第四号人物。辅公祏不甘寂寞,尽得江淮军精锐。同年八月,辅公祏称帝,国号宋。不久,赵郡王李孝恭、岭南道大使李靖出兵征讨。辅公祏屡战屡败,终被李孝恭生擒处斩。

  杜伏威归附唐朝后,避谈政治,“好神仙长年术”。武德七年(624年)二月,他在家中暴卒。《新唐书》记载:“(杜伏威)饵云母被毒。”事实上,辅公祏占据江淮后,打着杜伏威的旗号行事,李渊深以为忌。杜伏威死后,李渊借口他与辅公祏勾结,“追其官,削属籍,没入家”。贞观元年(627年),李世民为杜伏威平反,将其以国公之礼安葬,表明李渊对杜伏威的处罚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杜伏威的真正死因令人疑窦从生,真伪难辩。

  •   林士弘:东南贪食蛇害人又害已

  贪食蛇是一款经典游戏,玩家需要操纵一条身体不断长大的蛇,蛇头碰到蛇身或障碍时游戏宣告结束。唐初,林士弘就是这样一条贪食蛇。大业十二年(616年),林士弘加入同乡操师乞的义军,公然起兵反隋。操师乞自称元兴王,率军攻掠了豫章郡(今江西南昌),林士弘表现积极,被任为大将军。

  十一月,操师乞与隋将刘子翊在作战中,中矢而亡。林士弘临危受命,在彭蠡湖(今鄱阳湖)斩杀了刘子翊。各地见状,纷纷响应。林士弘犹如贪食蛇一般,实力迅速膨胀,兵力达十余万。十二月,初战得胜的林士弘在虔州(今江西赣州)登基称帝,建元太平。“临川、庐陵、南康、宜春豪杰皆杀隋守令以附,北尽九江,南番禺,悉有之。”东南之地,尽归林士弘。

  体形剧增的贪食蛇,无疑加剧了游戏的风险。林士弘疯狂扩张的同时,队伍内部并不和谐。前来归降的张善安因林士弘的不信任,大闹豫章之后,离他而去。冯盎先降后叛,令林士弘元气大伤。另一股割据势力萧铣趁火打劫,兵袭豫章,使林士弘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

  武德四年(621年),萧铣被唐军击败,散兵游勇转而投奔林士弘,使其声势复振。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贪食蛇的回光返照。不久,李孝恭代表唐朝招抚林士弘,循、州两州降唐。次年十一月,林士弘的弟弟林药师进攻循州,遭到反杀。林士弘“惧而遁走,潜保于安城之山洞”,不久后,他就病死了,贪食蛇game over。

  •   萧铣:复辟西梁梦碎江陵

  萧铣是西梁宣帝萧詧(chá)的曾孙,具有皇室贵胄的血统。他“少孤贫,佣书自给”。大业十三年(617年),在董景珍、雷世猛等人的拥戴下,萧铣被推为义军首领。萧铣怀揣西梁复国的美梦,自称梁公,恢复了西梁的旗帜和服色。此时,隋军在北方被各股割据势力纠缠不清,难以脱身。百姓对隋朝倍感失望,人心思变。萧铣高举复辟西梁大旗,顺应民意,远近归附。

  第二年,萧铣在江陵称帝,建号凤鸣。江都兵变后,萧铣的势力再次得到扩充。“西至三峡,南交趾,北距汉水,皆附属,胜兵四十万。”这样的军事实力,在当时盛极一时。复兴西梁的美梦,在萧铣手中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萧铣的军队人多,不代表战斗力强。军官专横妄为,好杀成性,士兵军事素养参差不齐,对此,萧铣采取的措施并不是整肃军纪,加强军训,而是下令军队休战务农,这么做无异于自废武功。董景珍的弟弟提出异议,被萧铣处死。董景珍闻讯,发动叛乱,意图降唐自保,结果叛乱被平定。萧铣势力内部相互猜忌,人人自危。

  武德四年(621年),李孝恭与李靖率唐军自巴蜀顺流而下,萧铣的部将或败或降。唐军直趋江陵。萧铣见江陵势穷力孤,只得出城请降。押往长安后,萧铣慷慨陈词,李渊闻言大怒,下诏将其斩于街市。萧铣上位,不过是义军为了利于行事套上的一件马甲,而他缺乏谋略,又对扶自己上马的军队不信任,造成双方互相伤害,离心离德,最终造成了自己的人生悲剧。

 

  隋末唐初,本身就是一部英雄辈出的历史剧,然而时代进步才是这部剧作的导演。顺应时代发展的角色,才是真正的主角。杜伏威、林士弘、萧铣身处南方,偏离了时代争锋的主战场。在自身发展中,受到内部和外部因素影响,暴露出根基不稳、内耗严重、目光短浅等共性问题,群雄已逝,但他们仍然如烟花般灿烂夺目。

  文:计白当黑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