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常会新结识一些优秀的人,想当然以为会从对方那里汲取什么营养,得到什么帮助。却很少想到,自己能为对方做些什么。

  就像唐僧与悟空的第一次相遇一样,本以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谁料想,一场相见欢,瞬间变成百花残。

  1。

  小时候看西游记,有两个画面经常让观众“内牛”满面。

  场景一:唐僧登山揭了镇帖,孙悟空刚从五行山下出来,灰头土脸、满面泪水,飞奔向唐僧。口中激动高呼:师父!这真是: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场景二:半路上悟空打死一只老虎。到了一户农家,唐僧油灯下拿着针线,给老孙一针一线缝制着虎皮裙。

  这是两个曾经感动无数人的场景。不过,长大了才知道,原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看完《西游记》原著,泪目了。

  咱们还原一下当时唐僧与孙悟空相遇时的情景。

  在遇到孙悟空之前,唐僧刚刚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刚从大唐出来的时候,唐僧是这样的。

  身骑白马过三关,僧帽素衣走中原。从此俗事不去管,一心要取西经还。

  结果,遇到寅将军了。这寅将军狠呢。抢了他的行李,抢了他的马。杀了他的徒弟,惊了他的驾。好在有一个老好人太白金星救了他。

  惊魂未定的唐僧总算逃出了寅将军的虎穴。还非常幸运地遇上了镇山太保刘伯钦。

  就这样,带着孤独、寂寞和恐惧,唐僧又踏上西去之路。

  走到两界山,刘伯钦准备回去了。书中这样写道,三藏闻言,滚鞍下马道:“千万敢劳太保再送一程!”

  此刻的唐僧,心里依然非常害怕。他当然希望刘伯钦再送他一程。就在这时候,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说话了。“我师父来也!我师父来也!”

  经过一番问讯,唐僧终于放下心来,他揭了山上镇帖,把孙悟空救了出来。此刻的唐僧,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又有了新徒弟了。取经大业完成有望了。

  悟空一出手就打死一只老虎。唐僧亲眼所见,老虎看见悟空都不敢动,趴在那任由悟空来打。这手段,显然比刘伯钦高明多了。

  唐僧更加高兴了,这个徒弟算是收对了。他心想,自己把他从山底下救出来,对他有救命之恩,这将来,他还不死心塌地保我去西天呀。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给别人的恩,自己有意无意总会记着,而往往容易忽视的,是别人给自己的恩。而对于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呢,也会时时刻刻记着,而忽视了自己对别人的伤害。这就是《心经》上经常提到的“挂碍”二字。

  唐僧心里正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那么悟空呢?他也有自己的憧憬。

  2。

  悟空以前是一个妖王。他在这里等唐僧,是受了观音菩萨的点化。此刻悟空心里想的是,我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确做了许多荒唐事。如今,咱老孙从头再来,菩萨说了,让我保护唐僧西去。那么自己这一身本事,正好帮助扫除一路上的妖魔鬼怪。

  咱们先来看一下,唐僧与悟空二人谁的想法有错呢?其实都很正能量,都没有错。都是为了达成共同的目标,完成取经大业。但结果冲突很快就来了。

  悟空出门没看黄历,遇上了六个稀奇古怪的强盗。这六个强盗就是“六识”。悟空不分青红皂白就斩杀了“六识”。结果唐僧就急眼了,说悟空毫无半点慈悲之心。

  那悟空也急了。俩人你一言我一语,言语冲突之下,悟空一气之下腾云走了。

  瞬间,唐僧又成了孤家寡人了。

  不过,这里唐僧稍有一点反思。他心想:看来啊,我命里不该有这样一个徒弟啊。

  对于悟空的出走,唐僧有些悔意,更多的是一种惋惜。而内心深处的语言是,他非常需要这样一个徒弟。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不留住悟空呢?问题的关键其实就是二人的境界与价值观的冲突。唐僧从小就在庙里长大,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就是出家人的慈悲为怀。即使悟空杀死的是强盗,也对他的价值观形成了强大的冲击。

  那么对于悟空来说,人家唐僧好歹也是对你有救命脱灾之恩,给你几句忍忍不就过去了吗?悟空心里觉得,表面上是唐僧救了自己,但真正帮助自己脱离苦海的其实是观音菩萨。所以后来悟空对菩萨始终非常恭敬。一来是感念菩萨救脱苦海之恩,二来菩萨说话他爱听。这就是智慧不同,眼界不同,决定了唐僧与菩萨之间必然存在差距。

  按道理说,菩萨对悟空也是经常训斥,为什么悟空就不在意呢?因为在菩萨的训斥里,其实还包含着一种关心与关爱。

  那么唐僧对悟空有没有关爱过呢?说到这里,咱们就可以说说灯下缝虎皮裙的故事了。

  3。

  悟空的虎皮裙是唐僧缝的吗?当然不是。这是悟空自己缝的。刚从五行山中跳出来的时候,悟空身上一丝布条都没有,就是一只裸奔的猴子。他打死了那只老虎,剥了虎皮,用刀隔成两幅。其中一副用藤条暂时拴在腰间,权充衣服。

  按道理说呢,既然悟空已经做了你徒弟了,他如今赤身裸体的,你应该从行李中随便找出一件旧衣服先给他穿上,这也体现一下师父对徒弟的关心。但是唐僧没有,小小一个细节就能看出,唐僧这个人心中只有取经这件事,其他事情他是漠不关心。

  那么到了一户姓陈的人家,悟空恰好还认识这位老者。因为在老头小时候,经常到两界山玩,看见悟空,还经常帮助悟空拔除头上的草。

  悟空才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他被压五百年了,来来往往的人多了,那老头小时候帮助他除草,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悟空依然一眼就能认出,眼前的陈老头就是当年帮助过自己的那个孩子。

  悟空对陈老头说:“老陈,还有一事累你,有针线借我用用。”

  拿到针线,是悟空自己在油灯下缝制的虎皮裙哦。

  这光有了裙子了,他还光着上身呢。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悟空很有眼色,他看见师父洗浴之后换下一件白布短小直裰未穿,于是他就扯过来披在身上,再把虎皮裙围上。然后问师父:“老孙今日这等打扮,比昨日如何?”

  悟空是想要唐僧这件衣服穿,可又不好意思直接说,于是才有这样非常有礼貌的一问。这时候唐僧才说,这件衣服,你要是不嫌旧,就送给你了。

  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出,唐僧对于悟空基本是不关心的。

  大家想,悟空只是一个猴子,针线活这种事唐僧怎么说也应该比猴子强吧?可是他却没有帮忙。唐僧既然收了悟空做弟子了,总要先给件衣服遮体,才能帮助你打妖怪吧,可是悟空开口要时他才给。

  管子曰:衣食足而知荣辱。大家既然在一起合作了,互相关心与信任是起码的。而唐僧对悟空既没有关心,也没有信任。接下来,咱们再简单说说鹰愁涧的事儿。

  4。

  鹰愁涧遇到了西海龙王三太子小白龙。小白龙上来二话不说,就吃了唐僧的白马。这还怎么身骑白马过中原呀?唐僧于是把自己的沮丧转嫁给了孙悟空。他对孙悟空说,你当初打虎时候说善能降龙伏虎。如今龙来了,你却降服不了他。

  这降龙伏虎总需要一个过程。悟空有本事是不假,但他也需要想办法。不是每一个妖怪都像那头老虎一样,爬在那一动不动让你去打的。

  关键时刻,观音菩萨来了,收伏了小白龙。算是暂时帮助唐僧与悟空之间化解了矛盾。只不过,唐僧的思维模式和悟空的思维模式一直都不一样。因此这一路之上二人始终都是矛盾重重。鹰愁涧收小白龙,悟空觉得非常郁闷和窝火。不过,这才哪到哪啊。因为八戒都还没有上场呢。等八戒来了,悟空你的苦日子还长着呢。

  同样是弟子,唐僧为什么始终偏向八戒而打压悟空呢?关键是,八戒处处显得慵懒无能的样子。唐僧于是遇事就想,这事八戒干不了,他能力不够。于是遇事就让孙悟空去。这就应了那句流行语了,你行你上啊。等一有问题了,唐僧马上就找悟空的责任。你能力那么强,结果这点事都干不好,肯定是你没用心啊,这出事了不找你找谁啊?

  开始时候悟空当然很郁闷。不过慢慢地,他就释怀了。因为,他学会了把自己的节奏放下来了。跟唐僧和八戒同步了,这取经的队伍终于统一在一个相对一致的步调中,大家的关系也慢慢和谐起来了。

  文:风林秀

  参考资料:《西游记》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