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稻北粟,是古代百姓饱腹的主要粮食之一。粮食受到自身规律、气候环境、贸易流通等因素的影响,价格随之波动,价高伤民,价低伤农。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观察粮食价格的变化,就能如实反映古代社会发展的状况。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粮食是维持生命的基本要素,粮食的价格决定了生活的质量。由于朝代不同,计重各异,粮价当然也不一样。以每公斤大米5元为标准,依照小伙伴们的工资水平,折算成古代的购买力水平。

  草根还是土豪,取决于小伙伴们手中的工资条。

  据《汉书·食货志》记载,春秋时期的魏国“石三十,为钱千三百五十。”魏国一石粮食价值45钱,每石约有30公斤。以魏国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五口之家种地百亩,亩产1.5石粮食,总共收入150石粮食,折算成现价,每户年收入4500元。

  在支出方面,按照“什一法”纳税15石,自家口粮90石,“社闾尝新、春秋之祀”需要300钱,全家衣着花费1500钱,不计“不幸疾病死丧”以及其他赋税,一年结余225钱。以恩格尔系数衡量,食物与收入的比值达到了60%,魏国百姓属于妥妥的贫困户。

  秦始皇扫平宇内,统一了度量衡。秦朝规定:一石等于十斗,一斗等于十升。根据商鞅方升的计量标准,一升容量相当于0.69公斤。一石粮食相当于69公斤。不过秦朝严刑峻法,残暴不仁,激发民变,破坏了大量基础设施,粮食耕作首当其冲。

  秦末乱世,百姓流离失所,农业凋敝,其恶果在汉初开始显现。西汉初年,“民失作业而大饥馑,凡米石五千。”公元前201年,“关中大饥,米斛万钱” 各地连年饥荒,物资奇缺,奸商囤积,导致粮价比先秦时期暴涨十倍,甚至二十倍。

  而西汉的经济形势依旧没有改观,刘邦又在白登山遭到匈奴围困。他侥幸逃生后,明显底气不足。当时西汉国内经济低迷,百废待举,北方边境的匈奴兵强马壮,士气正盛。迫于经济的压力,刘邦只得与匈奴和亲,缓解汉匈冲突,同时采取一系列休养生息的政策和措施,发展农业生产,壮大经济实力。

  经过文帝、景帝的治理,西汉逐渐恢复了元气。据《秦汉经济史》的记载,汉朝一石约有29.95公斤。文帝时,粮价一路下行,“谷至石数十钱”,景帝在位期间,“谷石五钱”。此时百姓的购买力明显强于先秦时期的魏国。这一数据从侧面反映了“文景之治”带来的经济繁荣。

  唐朝一向以强盛著称,从粮价上同样能反映这一事实。唐太宗李世民吏治清明,精于政务,“至八年、九年,颇至丰捻, 米斗十五钱”,“至十五年,米每斗值两钱”。唐朝一斗米重12.5斤,价值2钱,粮价处于历史最低点。

  从整体看,贞观年间总人口6500万左右,西汉初年人口约有1600万。人口增加了四倍。朝廷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提高粮食亩产,促使粮价保持稳中有降的趋势。由此可见,“贞观之治”的声名并非空穴来风。

  “开元盛世”是唐朝另一个高峰。“至开元十三年,封泰山, 米斗至十三文, 青齐谷斗至五文。自后天下无贵物, 两京米斗不至二十文。”唐朝一斗米重12.5斤,需要13文。这在当时处于什么消费水平呢?

  以李白为例,他供奉翰林,相当于六品官。每月工资2400钱,以斗米13钱计算,同样一家五口,粮食支出仅占工资的27%,恩格尔系数低于30%,属于最富裕阶段。这还不包括唐朝官员的禄米、职田、月杂给和其他实物补贴。反观小伙伴的工资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宋朝一石大米有59.2公斤,粮价受到丰歉、战争等因素的影响而波动。神宗熙宁七年( 公元1047年)年, “明令诏告三司,以上等梗米每石为钱一千”。一石粮食价格在一千钱。到了徽宗年间,由于宋辽战事不断,粮价涨至二千五到三千钱。

  上千钱一石的粮食,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都不是事。司马光抱怨:“世风日下,贩夫走卒皆穿丝袜。”话虽不中听,宋朝的富裕程度可见一斑。据《世界经济轮廓》估算,北宋的经济总量达到265亿美元,人均经济占有量450美元,两项指标均属当时世界第一。

  与前朝相比,宋朝的粮食贸易呈现三个特征。一是由朝廷出面调控粮价,确保了农民和百姓的利益。二是粮食产量显著提升。据《宋代经济史》作者漆侠计算,宋朝有农田7.2亿亩,南方水稻亩产353斤,北方小麦亩产178斤。这样的面积和产量,史无前例。三是随着先进的生产技术在南方普及,加上水稻的种植,江南成为宋朝的粮仓,“苏湖熟,天下足”的说法由此诞生。

  明朝永乐年间,南京的米价一两银子能换七八石大米。明朝一石有多重呢?《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给出了答案,约合76.75公斤。以七石大米计算,一两银子折算成现价,相当于2686.25元。明朝九品官的工资是60石,照此推算,年薪不过是23025元,也够可怜的。

  明末,粮食价格不断攀升。万历三十六年(公元1608年),受水灾影响,米石1.6两银子。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旱、蝗、水等灾害频发,导致米石涨至3.6两,创造了历史新高。相较明末普通士兵,年饷不过48两。急剧的通货膨胀,是明朝灭亡的重要原因。

  明亡清兴,以江南米价为例,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每石新米五钱一二分,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江南织造曹寅奏报:“江宁上白米价一两二三钱。” 清朝七品知县的年俸是45两,加上养廉银1200两,而给地主种地的一个长工,一年只得十两银子,官民收入差异巨大,为清末社会动荡埋下了祸根。

  道光皇帝上台后,西方列强通过鸦片和战争,攫取了大量的白银,导致银价日涨。乾隆时期一两银子换钱八百文,至道光,一两银子折钱一千六百文,造成物价飞涨,百姓失业。经济低迷,引燃了清末社会变革的导火索。

  早在先秦时期,管仲特别重视粮食价格。

  《管子·轻重篇》有:“凡五谷者,万物之主也。谷贵则万物必贱,谷贱则万物必贵。”温饱是国计民生的根本,相对于温,饱更重要。米价就是社会状况、经济形势、贸易流通的风向标。说到底,百姓吃饱,关系到国家的政局稳定。

  文:计白当黑

  参考文献:《管子·轻重篇》《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宋代经济史》《世界经济轮廓》《秦汉经济史》《汉书·食货志》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