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顾城曾说:“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人到了一定年纪,见多了油腻,看过了浮躁,渐渐会发现,活得干净有多么难得。它能一眼映见我们灵魂的底色。

  活得干净,心才清静。

  前两天,好友跑来和我倾诉:她和合租的室友闹掰了,正为找房子而发愁。

  “客厅就像垃圾场,换洗的衣服直接扔在沙发上,用完厨房总是拖到有异味了才去清洗。”好友坐在沙发上,扭过头对我说。

  相反新来的男同事却让她连连称赞,喜欢穿白衬衫,袖口处总是平整干净,她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说:“他就像刘昊然的那种干净,如冰岛皑皑未化的融冰,让人看着就舒服。”

  是呀,一个干净的人,光是朴素地站在那,就足已让人欣喜。相反邋遢的人,看起来显得毫无秩序,似乎他们对自己的生活也毫不在意。

  想起孟德斯鸠说:

  “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更是如此。”

  干净,是一个人身上最温柔的形容词,是一种让人舒服的气质,也是我们生活中最基本的形式。

  干净的外在,是一个人最得体的隐形名片。

  想起王尔德曾在《道连格雷的画像》中写道:

  “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一个人的仪表,就是他的隐形明片。

  以貌取人其实并不肤浅,因为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从他的外在就看得出来。

  生活中,我们总是不难发现,透露出干净气质的人,总有一种自然的吸引力,与之相处时,总是不经意感到温和。

  而他干净得体的外表下,更藏着他对生活的讲究。

  电影《绿皮书》中的谢利就是这样的存在。

  为了自己的南部巡演,作为钢琴演奏家的谢利聘请了托尼,成为了这次巡演的司机。

  影片中,谢利总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即使在昼夜奔波的旅途中,谢利坐在车后座,依然精致而得体。

  谢利的每一次出场,都给人一种干净的气质。

  姜黄色的针织衫搭配同色系的格纹外套,小皮鞋一尘不染,衣服上没有一丝褶皱。

  即使在美国南部嘈乱的酒吧、在破旧的汽车旅馆、脏乱场合下的谢利并没有“随波逐流”,依旧衣着讲究,维持着外表的干净,有着绅士般的温文尔雅。

  干净就是这样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不需要满身奢侈品装饰,而是对自己的外在讲究用心。

  每天睡前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仔细熨烫起皱的衬衣,将发黄的鞋带清洗干净。

  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对自己的形象认真负责,尊重别人的同时取悦自己。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