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西域大地都是中原王朝重点经营的区域。虽然张骞凿空拓荒,为大汉帝国打开进军西域的道路之举是神来之笔,然而与西汉相比,东汉经营西域的故事更加传奇。如果说张骞是开拓西域,那么班超就是彻底将西域稳定在大汉的统治之下,成为华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为东汉重新收服西域各国的呢?

  一。初定三国:降服鄯善、于阗、疏勒

  班超是东汉史学家班彪的儿子,从小志向远大又勤奋好学,博览群书。虽然家境比较贫寒,只能在首都洛阳靠抄写官府文书糊口,但却被给他相面的人断言其有“万里封侯”之相。有时候相面之术还真是神奇,这句话正好说中了班超一生的使命和宿命。他在抄写文书的时候也常常搁下笔,感叹大丈夫就应该像傅介子和张骞那样在国外建功立业。

  当时的北匈奴趁着两汉之交的乱世重新积蓄其强大的力量,屡屡南下进犯边境,并开始与东汉朝廷争夺对西域的控制权,迫使西域各国重新附属匈奴旗下。而东汉政权由于刚经过连连战乱不久,尚缺乏西汉那种大规模反击匈奴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应对匈奴的进犯也只是在长城和漠南地区打打防御战。

  光武帝刘秀驾崩后,即位的汉明帝刘庄时期国力发展迅速,有种力量涌上来了的感觉。于是明帝开始采取主动出击的策略,要把西域从匈奴人手中抢回来。永平十六年(73年),明帝派外戚将军窦固率大军进兵西域,与匈奴人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当时的班超被明帝派到窦固麾下,原本只是打算让他做个普通的偏将军。然而这对班超而言,却是一个不容放过的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在西域的蒲类海,班超率军击溃了匈奴骑兵,首战告捷。窦固发现这位新人有两把刷子,于是让他前往联络西域各国共讨匈奴。

  万事开头难,在西域各国服属匈奴的情况下,必须得找一个国家来“杀鸡儆猴”。班超率军进入了最近的鄯善国的地盘。见到天朝来使,鄯善王刚开始表现的很恭敬,可下一次见面时就变得很冷淡了。班超敏锐地发现:前恭后倨,其中有诈,必定是北匈奴的使者到达了这里,才让鄯善王改变了态度。于是与手下人商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匈奴使节发现了我们,我们都会没命。我们要想脱身,不如直接斩杀匈奴使者,这样才能震慑住鄯善王。

  手下们面露难色,我们就三十几个人,怎么在别人的地盘上做成这件事?但是在班超自信满满的姿态鼓励下,还是同意一起行动。毕竟这种举动虽然疯狂,但毕竟有西汉时期使臣在楼兰国地盘杀死人家国王的先例,这一回不妨也可以赌一把。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班超率领大家埋伏在匈奴使者驻地,放起一把大火。匈奴使者不明情况惊慌出逃,被班超等人一刀一个砍杀三十余人。班超将匈奴使者首级拿去给鄯善王看,把国王吓得大惊失色,心想这种狠人实在是惹不起,在我的地盘上就敢杀匈奴使者,下一个会不会就像当年杀楼兰王一样杀了我?于是马上表示称臣纳贡,并将质子交给班超带回洛阳。

  毫无疑问,这是班超的成名之战。汉明帝见窦固手下有如此厉害角色,龙颜大悦,派遣他再次出使西域,收服更多的国家。窦固想要给班超多派人手,但班超只带手下三十六勇士出发。这一次的目标是于阗国。

  到达了于阗王廷之后,班超发现这也是正在被北匈奴使者控制的一个国家,而且国王被巫师的话蛊惑,对班超一行人态度冷淡,还派宰相来向班超索要马匹祭祀天神。班超心里冷笑这种伎俩之幼稚,痛快答应了宰相要求,但是得让巫师亲自来牵马。等巫师来之后,班超二话不说斩其人头,并将宰相绑起来鞭打一顿,带去给于阗王看。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在鄯善国做的狠事,赶紧下令诛杀匈奴使节,宣布臣服汉朝,汉朝于是又收伏一个小弟。

  于阗事情刚完,疏勒又出了事。匈奴人扶持的龟兹国在西域国力最为强大,攻破了疏勒国并拥立龟兹人兜题为国王。班超先派手下吏员田虑去招降兜题,见其不从干脆就劫持了兜题,导致疏勒国内大乱。班超赶来将疏勒王公大臣聚在一起,痛陈匈奴人的罪过,另立原来被杀掉的疏勒国君的侄儿忠当新国王,放了兜题回去以显示恩德。

  至此,疏勒也归附大汉,丝绸之路开始通畅起来。不料在公元75年,汉明帝刘庄驾崩,焉耆国趁着国朝大丧期间围攻并杀死了西域都护陈睦。龟兹、姑墨等国也趁机围攻疏勒,一时间班超在西域面临的形势极为严峻。

  新即位的汉章帝下诏让班超回国,可是疏勒和于阗国的国君和百姓都跪求班超留下。当地的都尉黎弇声泪俱下地说,如果汉使离开西域,那么自己国家必将再次被龟兹灭亡,说罢拔剑自刎以劝阻班超。还有不少百姓也苦苦拦住哭求勿离。班超本就有留在西域建功立业的愿望,于是答应了当地人们的请求,决定暂时不回汉朝,重新带兵回去安定了疏勒等国的局势。

  二。“以夷制夷”方略的提出和打通天山南道

  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所谓的“西域三十六国”分别是哪些。根据史料分析,这36国分别是龟兹、焉耆、若羌、楼兰、且末、小宛、戎卢、弥、渠勒、皮山、西夜、蒲犁、依耐、莎车、疏勒、尉头、温宿、尉犁、姑墨、卑陆、乌贪訾、卑陆后国、单桓、蒲类、蒲类后国、西且弥、劫国、狐胡、山国、车师前国、车师后国、车师尉都国、车师后城国等国。

  除此之外还有地方更遥远的乌孙、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浩罕、坎巨提、乌弋山离等十几个,这些国家的国土基本都在当今的中亚和西亚地区,属于广义上的西域地区,即玉门关以西的地带。

  由于生产力有限且地域遥远,两汉在西域的军事力量往往最多只能维持几千汉军的驻扎,更多的得依靠西域属国的军队征战。在接下来的几年,班超都是借各国的兵士先后击破亲龟兹的尉头、姑墨、莎车等国,最后形成对龟兹的合围之势。

  为什么龟兹这么难对付呢?看班超给汉章帝上的奏疏就明白了。

  建初五年(80年),班超上书朝廷提出彻底解决西域问题的“以夷制夷”方略,这是一项全面收服西域36国的战略规划。班超敏锐地指出西域最大的难点是龟兹,龟兹在西域各国中国力最强且依附匈奴人,还有焉耆国也不服王化。解决龟兹这个主要矛盾,再平定焉耆国就可以使西域彻底平定了。综上所述,龟兹和平定西域最大的刺儿头,焉耆次之。

  那么具体该如何实施呢?班超提到现在疏勒、乌孙、康居等国都愿意归顺大汉。莎车、疏勒两国田地肥广,草茂畜繁,朝廷在那里驻军粮食可以自给自足,不须耗费国内的财力物力。而且,姑墨、温宿二国的国王又全是龟兹国所册立的,既不是那两国的人,就会进一步相互对立和厌弃,这样必将会背离龟兹而而投降大汉。我们必须依靠大汉的声威号令其他西域属国的军队征战,打通葱岭道路,同时封龟兹国的侍子白霸为龟兹国王,取代现在匈奴人把持下的龟兹王,那么龟兹自然就可以降服了。龟兹一降,焉耆自然也会倒向大汉。

  汉章帝十分赞赏这一策略,派遣代理司马徐干带一千人去西域支援班超。班超和徐干通力合作,在西域纵横捭阖,穿梭于各国之间,收服一个又一个属国。

  为了最后进攻龟兹,班超向朝廷提出了方向汉武帝曾经把细君公主嫁给乌孙王的旧事,再重新和乌孙通好,借助它的力量一起进攻龟兹的建议。章帝采纳了他的建议,于建初八年(83年),拜班超为将兵长史,升任徐干为军司马,并派遣卫侯李邑护送乌孙使者,赐大小昆弥及以下的人锦帛等财物,出使乌孙国。

  可是李邑走到于阗时,正赶上龟兹进攻疏勒,他不但因恐惧而没有再继续前行,反而向朝廷进班超的谗言。不过章帝对班超十分信任,不仅严厉驳斥了李邑的谗言,还命李邑接受班超的调度,让班超根据情况决定是否让李邑留在西域。班超让李邑带着乌孙侍子回京。建初九年(84年),朝廷又派和恭为代理司马,率八百军士增援班超。班超准备调集疏勒、于阗的兵马进攻投靠龟兹的莎车。

  疏勒国王忠原本是班超扶持上位的,可是莎车王派人重金贿赂贿赂他。见钱眼开的忠于是背叛班超,叛投莎车一方。班超听闻这个昔日自己扶持的小弟造自己的反,马上改立府丞成大为疏勒王,并调集周边国家的兵力进攻忠。可能之前班超高估了西域各国对大汉的友谊值,本来对大汉示好的康居国也派精兵帮助忠,班超久攻疏勒都城不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班超利用月氏人刚和康居联姻的便利,给月氏王送了厚礼,让他劝康居退兵。于是康居王把援军连同忠一起带走了,疏勒国再次归附。

  可是这个忠终究是个祸害,还从康居王那里借了一些兵马,和龟兹暗中勾结,派人向班超诈降。班超将计就计答应忠投降,并让他前来见面。忠满以为这是个反叛的好机会,不料班超为他设下的是鸿门宴,在宴席中当场将其斩杀,并击溃其部众,这才总算是除掉一大患。

  元和四年(87年),班超调集于阗等属国士兵二万多人,再次进攻之前因忠叛乱而未能征服的莎车。龟兹王联合温宿、姑墨、尉头合兵五万救援莎车。班超鉴于敌众我寡的态势,于是召集将校和于阗国王,商议军情。他故意作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嘱咐大家如何在晚上趁夜色分批撤走,同时故意放松对之前战役中抓到的龟兹俘虏的看管,让他们逃回去报信。

  只能说龟兹王实在是脑子少根筋,要是班超这么容易对付,那之前自己就不会屡屡吃瘪了。龟兹王和温宿王率一万八千人的兵力试图堵住班超等人撤退的道路,班超闻讯迅速命令诸部一同进发,在鸡鸣时分直扑莎车国的中军大帐,当场斩杀五千多人,获得许多的马畜财物。莎车国毫无防备,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俯首请降。龟兹王为自己轻率的行动付出了重大代价,局势已经无可挽回,只能撤兵回国。

  三。击退贵霜帝国

  在降服莎车后,班超基本打通西域南道之道路,从而在东西两面形成了对西域北道的龟兹国及其盟友们的夹击态势。

  然而,曾经同汉军合作的月氏国,此时已经成长为了幅员辽阔的贵霜帝国。贵霜帝国占据了北到阿姆河,南到印度半岛,西至安息帝国的广大区域,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军力都远远超过其他各国,被西方史学界认为是当时与汉朝并列的欧亚四大强国(另两者为罗马和安息)。

  既然成为了四大帝国之一,那么自然不会像疏勒、莎车等小国一样向东汉俯首听命,而是派出使者向班超表达曾经帮助汉朝收复西域国家,向汉朝通好和迎娶汉朝公主的要求。由于当时地理和信息交流条件的限制,班超对贵霜帝国的情形不是特别了解,还把他们当成曾经的月氏人看待,认为与他们和亲没有好处,因而没有上奏朝廷就拒绝了这桩婚事。

  贵霜帝国的统治者感觉受到了侮辱,于是派遣副王谢率领7万大军进攻班超的军队。班超常年率领的军队不超过2万人,如今面对7万人的贵霜大军,手下人都比较恐慌。可是班超很自信,认为敌人远道来袭,我们完全可以坚壁清野疲惫敌人,令其不战自退。

  事情果然如班超所料。副王谢的军队无法攻下班超军的城池,也因坚壁清野而无法抢粮,处于进退不得的窘境。班超料想他们会派人去找龟兹帮忙,于是派遣伏兵在半路把派去龟兹求援的使者杀死,并派人拿给谢看。谢这下真的是无可奈何,只好遣使向班超请罪。班超也不愿意和这么一个西域强国成为死敌,于是放他们回国。

  贵霜帝国的统治者终于发现自己国家虽然已经扩张的很大了,却还是难以与大汉扳手腕,只好遣使表示通好,之后两国都互相派质子到对方国家。

  四。镇服龟兹、焉耆,36国全境复还

  此时一直插手西域的北匈奴势力,被窦宪率领的大军在漠北的金微山击溃,开启了一路向西迁徙的历史,其故地被鲜卑人占据。

  幕后黑手斩断后,班超终于可以来着手解决主要矛盾——龟兹国了。作为大boss的龟兹,其实早就已经慑于汉军的威风,又没有匈奴人的援助,内部已经开始分裂。在班超率领各国军队兵临城下时,龟兹人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投降了班超。

  班超按照之前的规划,封龟兹国的侍子白霸为龟兹国王,取代现在匈奴人把持下的龟兹王,从而把龟兹也变成了大汉的属国。永元六年(94年),班超调发龟兹、鄯善等八个属国的部队共七万人,进攻焉耆及其盟友危须、尉犁。焉耆等三国因曾经杀害过西域都护陈睦的关系,因害怕而想与班超对抗,结果其内部的“亲匈派”贵族都被班超设计杀死,逼迫三国向班超投降,并被班超扶持了亲汉的国王上台,重新听西域都护府的号令。

  班超虽然武力制服了西域各国,但是却对西域的百姓加以善待,让各国的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事务,其“以夷制夷”的方略得到良好的施行。西域36国归西域都护府管辖,属于东汉的直接附属国,朝廷可以直接干涉其内政和调度军队,而乌孙、康居、月氏等国并不要求其附属,只须保持定期朝贡的友好关系就可以了。

  永元七年(95年),班超因收复西域的大功被朝廷封为“定远候”,真成为了万里封侯的班定远。7年后,这位功勋卓著但已年迈的大佬回到洛阳,落叶归根。而其镇服西域36国的英雄事迹,为后人所津津乐道和歌颂传唱。

  文:铁骑如风

  参考资料:

  1。《后汉书西域传》

  2。张永辉 《从班超经略西域看东汉丝绸之路上的民族政策》

  3。张磊 《班超、班勇父子在西域》

  4。王宏谋 《贵霜帝国及其与两汉的关系》

  5。《东汉与西域关系述考》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