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走过37年,是国内少有的顶级IP,而这样一个强大的IP,它的成长背后是无数的赞助商。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赞助商,历年春晚的冠名商们构成了一张“中国经济晴雨表”。

  上世纪80年代的主流赞助商是老三样的代表——钟表和自行车。90年代的主流成了海尔和美的这样的家电厂商,而后国窖、五粮液、郎酒、洋河这些酒品牌争奇斗艳。

  2015年,微信支付登上春晚舞台,也牵起了互联网与春晚的姻缘。

  互联网与春晚的合作,几乎实现了赞助费与流量的翻番。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央视春晚的广告收入达到了6.5亿元人民币,到了2018年,淘宝一家就掏出了3亿。

  另一个对标春晚的超级IP——美国超级碗,今年福克斯已售出超级碗77个广告位中的60个,并透露两支30秒的广告以单价550万美元卖出,一支广告则以560万美元的售价刷新历史纪录。

  如此看来,春晚的广告费,似乎还有很大的溢价空间。

  资深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示,在春晚提出了“开门办春晚”的理念后,不断用各种合作伙伴形式与互联网企业合作。

  这一方面为央视增收,更重要的方面在于通过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可以连接到当下95后和00后的用户群体,对受众的扩充有很大作用。

  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这门流量生意更是不可或缺的。

  根据当年第三方数据统计,2015年春晚,微信仅用2天就绑定了2亿张个人银行卡,支付宝为此用了8年时间。

  2018年,淘宝取而代之,以10亿拿下春晚独家合作,通过亲情账号等方式带来的是春晚互动新玩法,直接收获了比2017年“天猫双11”高15倍的流量。

  2019年,百度登场,并为这场合作送出价值9亿元人民币的红包,水花自然是可观的,百度APP日活峰值当天从1.6亿冲上3亿。

  而今年双剑合璧的局面,将掀起怎样的流量高潮还无法预测,不过从刚刚结束的元旦晚会似乎可见端倪。

  今年B站新年晚会成功出圈,赢得全网的肯定,这背后“偷笑”的,正是赞助商“聚划算百亿补贴”。

  为此,聚划算内部人士透露,“选择B站就是因为它对艺术的这种专注的态度和对用户的精准洞察,这其实与聚划算的内在气质是契合的。”

  与此同时,该内部人士透露,B站晚会的出圈,强化了聚划算百亿补贴的心智。进入到1月份以来消费者搜索“百亿补贴”的热情进一步提高,在1月初就达到了每天访问超500万人次的水平,并且超过60%的访客是35岁以下的消费者。

  可以说,B站的这次成功对聚划算来说,既有意外之喜,更是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