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足球管理机构对于球员的伤病保护愈发重视。

  据英国媒体透露,国际足球理事会即将讨论一条关于脑震荡临时换人的新规,该规则有望在2020年欧洲杯得到使用。

  事实上,类似的规则早已经在其它诸如橄榄球等项目上得到应用,然而在足球场上却迟迟未能使用,还因此引发了一些圈内人士的质疑。

  职业球员更易患上CTE

  足球是一项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对抗性运动,而对运动员头部的保护却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特别的重视。

  2002年,英格兰前国脚杰夫·阿瑟去世,去世后医生研究了他大脑,认为造成其脑部疾病的原因就是频繁的头球———这导致他患上了CTE(慢性创伤性脑病变)。

  据英国《镜报》2017年的统计,有375名前英格兰职业球员正饱受痴呆症的折磨,医生担心他们中一大部分人都可能患上了CTE。今年10月,格拉斯哥大学在比较了7676名前足球运动员与23000名普通人的死因后,发现球员死于痴呆症的可能性高出三倍半。

  这一系列的数据,让足球管理机构不得不在保护球员头部上投入更多的关注,而有望于近期出台的脑震荡临时换人规则,就是产物之一。

  脑震荡,还要继续踢球?

  相比慢性的头部损伤,容易导致当场休克的脑震荡无疑对于观众来说更加“恐怖”,然而在此之前,许多球员都曾有过在对抗之后,带着疑似脑震荡症状继续比赛的经历。

  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德国中场克拉默在决赛冲撞中发生脑震荡,事后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参加了上半场比赛。

  在2018年6月的一场比赛中,还出现了摩洛哥球员阿姆拉巴特脑震荡一度休克,结果仍打满全场,事后失忆的情况。

  最明显的是上赛季的欧冠半决赛,热刺球员维尔通亨就曾在头部受伤后被允许回到赛场,不久后发生晕厥……

  对于类似的危险事件,国际职业球员联盟就曾多次对外发声,反对足球将球员置入“危险的境地”。

  但对于类似的事件,管理机构却一直都没有出台更加人性化的硬性规则,决定权仍然极大程度掌握在球队队医的临场决定上。

  拟出台脑震荡临时换人规则

  虽然在传统的足球文化中,带伤坚持被认为是硬汉“传统美德”,但尊重生命,才是运动的最基本要义。

  据报道,国际足球理事会即将在本周二讨论新规,就将会给比赛中头部受到冲击的球员更多缓冲空间:比赛中球员如果出现脑震荡情况,球队将拥有一个额外的临时换人名额。

  事实上,这项规则正是学习的英式橄榄球。

  在英式橄榄球比赛中,当发生受伤迹象后,球队可以撤下受伤的队员,临时换上替补,如果受伤队员可以回到比赛中,就可以换下临时上场的队员。如果不能回归场上,即使换人名额已经用完,也无需换下临时上场的球员。

  这样的规定,减小了因为伤病减员而造成的劣势,球队也在一定程度上不用急着要队员回到比赛,间接起到了保护球员的作用。

  3分钟决定生死,太疯狂了

  相比之下,欧足联当下的规则是:裁判会暂停比赛三分钟,让球员接受治疗,得到队医允许后才能重新上场。虽然对球员也有一定的保护,但无疑远远不够,也未能改变球队因队员受伤而在换人名额上的劣势。

  脑损伤慈善组织Headway的发言人就曾对此表示批评,认为在球场上的短短几分钟“根本无法做出准确的诊断”,“在颅脑损伤后表现出明显的不适感,却还让球员继续进行运动,这违背了所有治疗脑震荡方案的核心原则。”

  事实上,类似保护球员措施的不只是英式橄榄球项目。NFL(美式橄榄球大联盟)会让医生带上视频设备监视疑似脑震荡球员的行为,一旦确认,球员就会被带下场接受治疗。而在拳击比赛中,每场比赛会配备至少一名脑震荡医生在场。

  增加脑震荡临时换人的新规,将是足球项目对球员的一种新保护,也是体育圈内的大势所趋。就像欧足联主席切费林曾经所言,“3分钟就决定一名球员是否适合比赛太疯狂了,球员可能因此丢掉性命。”

  ■新闻下一站

  球员脑震荡后忘了“我是谁”

  主帅:你是贝利,继续上场踢

  曾经有一位前锋在比赛中头球争顶之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队医检查时,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主教练知道后对队医说:“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这好办!就和他说他是贝利 (Pele)!让他迅速地回到球场上去!”

  很多球迷把这则轶事当成笑话,或者认为是臆造的。但其实这个故事发生在1994-1995赛季的苏格兰超级联赛中,这名可怜的球员是帕尔蒂克俱乐部前锋科林,做出指示的是时任主教练约翰·兰比。

  美国曾出台奇葩规定

  为防脑震荡禁止小球员头球

  早在2015年,美国足球联合会曾宣布,他们将在10岁以下年龄段的比赛中,禁止小球员使用头来顶球。另外他们还有意在11~13岁的年龄段里,对孩子的头球训练做出一定的限制。

  这项规定之所以会被提出来,还要追溯到2014年8月的一场官司。一些小球员和他们的家长们将FIFA和加利福尼亚青年足球协会一起告上了法庭,罪名是对小球员的安全问题消极怠工,没有能够妥善保护好他们。

  美国足联之这么规定,是为了应对足球比赛中球员相撞导致脑震荡频发的问题,数据显示,足球比赛中,脑震荡的案例要远多于同类竞技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