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消息,台湾艺人高以翔凌晨被曝在录制浙江卫视录《追我吧》节目时晕倒,经过送医抢救后,仍然没能挽回生命。《追我吧》节目组随后发表声明,确认高以翔去世,并透露高以翔去世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年仅35岁的高以翔,身高1米95,体重88公斤,既年轻又有较好的形象,虽出身台北却是一名典型的“海归”,家境非常优渥,父亲是米其林集团的台湾区高管,在当地颇有地位,母亲曾经获得过“马来西亚小姐”称号,从小在加拿大的温哥华长大的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式英文。机缘巧合下进入了演艺圈,因饰演《遇见王沥川》中的王沥川一角,深入人心,在内地迅速大火。作为男演员,他年龄尚轻,圈内口碑较好,以绅士形象广受欢迎,可谓前途无量,可惜却英年早逝,不得不令人惋惜。

  最令人感到悲愤的是,高以翔的猝死并非偶发性事件,它不但反应了当今艺人高压、连轴转的工作常态,更是反应了如今影视行业的寒冬袭来,募资艰难,资源向头部靠拢,多数艺人生存空间被挤压,面临重重危机。

  

  生前连续工作17个小时,倒地喊出“我不行了”

  高以翔录制《追我吧》节目时,嘉宾需要一直保持高强度的运动量,而且录制时间是在夜里。在出事前,高以翔和于毅在前奔跑,素人在后面追。素人跑得很快,为了能够达到节目“你追我跑”的效果,艺人嘉宾只能拼命的奔跑,高以翔就是在拼命奔跑了一段之后,喊了一句“我不行了”,然后就立刻倒地了。

  倒地后,摄像师仍然在跟拍,而现场的其他艺人见状也都纷纷赶来,过了一会,有人冲着摄像师喊了一句:“人都这样了,你们还拍!”,而高以翔的经纪人直接崩溃大哭,现场救护人员在进行短时间急救后,高以翔虽然有短暂醒来几分钟,但之后又昏迷了。在送往医院抢救了足足两个小时候后,高以翔最终没能醒来。

  高以翔去世后,其经纪公司老板丘秀珠听闻消息后相当难过,她表示,因为高以翔最近要拍一部电影,因此前阵子才刚做完健康检查,且必须精瘦4公斤,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并没有听说他有心脏方面的疾病。

  实际上,高以翔的好友曾透露,在参加节目前几天,高以翔就已经身体抱恙,并且还出席了一些品牌活动,感冒的同时仍然连续在工作,中间丝毫没有休息就赶到了《追我吧》节目组录制,从第一天的8点30分一直到次日凌晨1时发生意外时,高以翔生前一直连续工作了17个小时。

  不仅连续工作17个小时,而且这17个小时都是高强度工作。

  高以翔所参加的这档节目是浙江卫视最新推出的真人秀节目《追我吧》,据悉,这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综艺节目。其中,陈伟霆、范丞丞、宋祖儿、黄景瑜等担任常驻MC“追我家族”,而高以翔作为最新加入的嘉宾来录制最新的一期节目。

  这个节目特点定位为“你追我跑”,是非常拼体力的节目。节目中还有一些危险的挑战项目,并宣扬挑战体能极限,展现竞技体育中坚持不懈、永不言弃的精神。

  即便在节目开播前,《追我吧》节目组发文称已经全力防护,并全程保障艺人们的安全问题。但在节目录制期间,仍然出现了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问题,光是昼夜不停拍摄就已经令人感到崩溃了。

  在录制前,节目组发给艺人吃的食品也只是白煮蛋之类的,曾有嘉宾出现奔跑完呕吐的现象。甚至作为专业运动员的邹市明、李小鹏在参加这个节目时,也出现了身体异常的反应。一段节目视频显示,邹市明在奔跑完一段路程时,直接摔在了海洋球里,他一直在喊“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却仍然没有工作人员上前救护。李小鹏在后期录制过程中一直在喊:“我不行了,真的跑不动了。”

  在这样高强度、高难度的节目里,想必以高以翔的体能极限也无法承受。

  这无不反应出,现在的综艺真人秀节目越来越没有底线,为了能够吸引更多观众的关注,博取眼球,已经不顾艺人的身体极限,不顾艺人身心健康,为了收视率,不惜一切。

  即便参加如此危险的节目,艺人们也没有丝毫怨言,拼命工作,是为了博得一丝丝热度和观众们的喜爱,以便能在残酷的娱乐圈拥有一席之地。

  在高以翔早年接受采访的视频中,他曾透露,自己一直都在拼命工作,“因为自己是男演员,可能演艺生涯要比女演员长久一些。我想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努力,这样以后就不需要那么辛苦工作,可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如果不是在演艺圈,自己也想在篮球方面、时尚、运动等方面做更多的尝试。”

  高以翔不曾想过,这样拼命的工作却换不来享受生活的片刻时光。这些年来,艺人高压、高强度工作状态已经越来越普遍,尤其在整个影视寒冬现状下,艺人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昼夜不息的工作状态已经成为演艺圈常态。

  

  政策趋紧,影视私募寒冬正当时

  过去几年,在经历了明星片酬一路高歌猛进的时代后,影视私募基金投资机构不断涌入这个行业,数以百计的增量投资者也让演艺圈瞬间火热了起来。

  很多热钱涌了进来,整个行业快速发展,以至于用钱撑起来了艺人的天价片酬,丝毫不懂行,不懂影视的投资机构只顾追求流量、粉丝,不顾一切的包装艺人,争夺流量。一个个助推、造星的幕后抓手,给这个行业的发展增添了无数泡沫。

  当天价片酬和崔永元爆料艺人偷税漏税事件,激发了整个行业全面整顿后,政策逐渐趋紧,“限古”“限薪”“限集数”等一系列政策纷纷出台,让曾经热火朝天的影视行业瞬间进入寒冬。

  标志性的节点事件是2017年底强化“限古令”、“范冰冰逃税事件”后,行业掀起了税务风波,后续民间资本纷纷撤退,引起了整个行业“地震般”的动荡。原来在霍尔果斯市开设的大大小小影视公司们也都纷纷出现倒闭潮,私募基金撤离影视行业,不再狂热撒钱,这些都直接关系到了演绎行业从业者们的生存。

  根据“证券日报”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在整个行业收缩的同时,资本也逐渐持观望态度,甚至转而将钱投到其他行业。影视行业不赚钱,投资相对也减少了很多。从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2.21%。由于去年电影投资下滑,优质国产新片上映较少,前三季度国产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11.54%。

  上游钱少,下游苦不堪言。在行业的黄金时期,无数艺人涌入,冲着高薪、高片酬,很多毕业生也都纷纷加入了艺考大军,但真正入行又能大红大紫的却寥寥无几。

  尤其在行业寒冬之下,艺人的寒冬已然来临。行业的二八定律更加明显,80%的资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处于头部的20%的艺人仍然活得很好,流量资源不断地向他们集中,也让这些流量明星们越来越“值钱”。

  而更多从业者却不得不面临无片可拍、没有选择权、没有退路的尴尬境地,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在外人看来,影视剧中,一段时间内占据主角位置的永远是李现、吴亦凡、杨洋、鹿晗、杨紫、关晓彤等顶级流量明星,其他演员只能充当配角,与主角的片酬相差甚远。

  很多艺人到了一定年龄如果还没能被选为流量明星,为了“上位”只能拼命挤出一切时间,拼命努力,多付出时间,取得演出机会。

  这就出现了一些现状,接不到戏的明星们,为了能够在观众面前多露脸,参加一些综艺节目、明星真人秀成为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就像一位微博大V博主所说:“虽然明星们都知道参加综艺节目是赚快钱,但为了维持人气,也都会去参加,而且一般难度越高给的片酬也越高。所以艺人往往会在现场呆一整天,一天一夜不睡,一口气录好几期,然后再结合换脸、剪接做出来N期节目。综艺节目里艺人的连轴转其实是常态,为的是各方都控制成本。我听过最极端的案例是:某个节目组里,所有主要艺人连续4天都在拍(一共只睡了几个小时),直接搞定一整期节目。”

  

  竞争惨烈,艺人面临严峻生存环境

  面临寒冬,整个娱乐圈都在激烈竞争,而高压的生存环境也在影响着艺人们的身心健康。

  今年10月份,韩国艺人崔雪莉自杀,网络上充满着流言,而仅仅一个月过后,她的好友具荷拉也因饱受精神压力,在抑郁中自杀。

  看似是每个个体的离开,实际上却反应了整个行业严峻的生存环境。无论是中国和韩国,艺人们都面临着残酷的现实,为了能够争取更多的流量,在整个行业资源大幅锐减的情况下,仍然要想办法全天候工作,以换取更多机会。

  尤其是二三线之外的演员,更多时候堪比打工者,无节制的加班、熬夜,365天几乎不眠不休,才能在演艺圈占有一席之地。

  即便如此,大多数演员到了一定年纪,仍然要面临中年危机。姚晨、海清等诸多实力派女演员,到了中年竟然也面临着无戏可拍的窘境。曾经的小花旦迪丽热巴坦言自己已经休息了四个月,并笑着通知导演们:我有空。而上了年纪的男演员又比不上小鲜肉,只能求着导演给戏拍,袁弘甚至直言自己要接男三号的戏了。更多演员转行直播、导演、监制等角色,以谋求更多生存的可能。

  在这种严峻的生存环境下,艺人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顺从规则,铤而走险,在高压、高强度的工作现状中,不能停歇。因为有可能停下来一步,就多了一些被淘汰的危机。

  这也使得很多综艺节目越来越变味,无限制压榨艺人,为搏眼球,不惜消费艺人隐私、挑战艺人身体极限,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国产综艺一直在走高消耗、娱乐至死的路线,究竟能为行业带来什么?

  高以翔的突然离世也再次为我们敲响警钟,在高压、高强度的生活状态下,仍然不要忘记个人的身心健康,必要时候停下来,歇一歇,毕竟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健康才是第一位的,否则拥有再多金钱、名利也是没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