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有这样一位华人,他1990年代初期创办了一家出版社,主打日语书籍,迄今有400多本,致力于用日本人能理解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

  他叫段跃中,今年61岁,祖籍湖南,已定居日本28年,曾在中国青年报做过五年记者。

  段跃中主办的报纸叫《日本侨报》,后涉足出版领域,在当地小有影响力,出版的部分书籍在日本排名前十。最近他刚出了一本关于中国“一带一路”的书籍,希望能让日本熟悉“一带一路”政策。

  此外,他还在东京西池袋公园创办了一个汉语角,向日本汉语爱好者推广汉语,同时给中日民间交流搭建一个好的交流平台。迄今活动已经举办六百多场,超过三万人参加。

  采访期间,他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用日本人理解的方式,把中国故事传播出去。

  谈及中日关系,他认为需要加强民间交流,中日两国民众的误解较多,需要媒体多加引导。“中国在日本的正面声音较少,日本侨报社就是要做这样的事情。”

  下面是对话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问:作为一个华人,你是怎么想到要办一份日语报纸的?

  段跃中:从办报到出版社,到作文大赛、汉语角和翻译学院,我为什么要做这个?第一个原因就是日本国民对华的好感较低,我1991年来日本时就发现了,日本主流媒体鲜少报道中国正面新闻,第二是中国人对日本的理解还不够,基于这个角度,我们就想培养更多的“知中的日本人”和“知日的中国人”,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问:你们出版的书籍中,最受市场欢迎的是哪一本?现在出版业在日本还好吗?

  段跃中:卖得最好的就是《医学词典》,加印了很多次,这个是我没想到的。目前出版业在下降,这本书卖得很好,亚马逊排行榜前十名。另外就是关于中国“一带一路”的书籍,政界比较看重,日本自民党把“一带一路”书籍作为必读书目推荐给议员。

  我们目前主要出版的书籍都是关于中国的。另外每年8月,我们都要出一本反战书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批判》《一个人的抗战》等等。

  问:你说日本对华好感比较低?

  段跃中:日本国民受媒体影响很大,负面报道比较多。去了中国的日本人对中国好感度完全不一样。

  另外就是中国经济近些年发展很快,日本人落差很大,受到的冲击也很大。我当年刚到日本留学时,我们很穷日本很发达。你看现在到日本的留学生,身上都带着各种设备,家里都很有钱。

  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对日本也有冲击。当然,领土争端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问:你认为该怎么改善两国民众的印象?

  段跃中:中国人每年到日本的接近一千万,相当于知日派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反过来看日本,来华数量则在减少,之前最高的时候每年有400万人,现在只有200多万人。

  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日本人到中国来,了解真实的中国。同时希望去过中国的日本人讲讲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日本本地人也相对会更容易接受

  接下来,我们会继续为两国民间交流架桥,增进日本民众对中国的了解,用正确的、本土化的、日本人能理解的语言方式讲述中国故事,为中日交流起到好的促进作用。

  问:你怎么理解新时代的中日关系?

  段跃中:今年是中日青少年交流促进年,明年是体育交流促进年。新时代的中日关系,我的理解就是从战略上讲,中日两国要携手前进,特别是“一带一路”,两国是互补、互赢的关系,很多项目有很大合作空间,比如中国基础设施做得很好,日本在技术方面做得很好,可以很好地合作。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刘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