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德八年(1643)的八月,清太宗皇太极猝然去世,由此引发了一场重大危机。作为掌握实权而又觊觎皇位的多尔衮迅速召见内大臣索尼等人讨论皇位继承人。

  索尼首先发表令多尔衮非常愤恨的言论说:“先帝有皇子在,必立其一,他非所知也。”就是明确提出除了皇太极的儿子可以继承外,其他人不都没有资格。

  原由皇太极直接掌握的两黄旗的将领,主张拥立豪格继承大位。图尔格、索尼、等朝廷重臣,相继来到肃王府上,表示拥戴豪格为君。德高望重的、掌握镶蓝旗的郑亲王济尔哈朗,也倾向于拥立豪格登基。论实力,豪格有正黄、镶黄和镶蓝三旗的支持,再加上自己所领的正蓝旗将领的拥护,在军事上占有绝对优势。当时威望最高的是皇太极的二哥礼亲王代善,他认为豪格是“帝之长子,当承大统”。一时之间从舆论和实力上来看,豪格继承其父皇太极大位颇具优势。

  然而多尔衮在整体实力上更占上风,众多力量在崇政殿集合,广泛讨论谁能继承大位。索尼再次提出立皇子,代善和他的儿子们均响应这一号召。多尔衮命他们暂退,语气十分激烈。这时候努尔哈赤十五子也上前说:“如不同意,应该立我为皇帝,我的名字在太祖的遗诏中已经提到。”多尔衮反驳他说:“肃亲王(豪格)的名字也是太祖提到的,不只是有你的名字。”意思就是他不同意多铎,更不同意豪格。

  多铎又说:“不立我,论长,当立礼亲王(代善)。”代善老成持重,迅速拒绝说“睿亲王(多尔衮)如应允,当然是国家之福;否则应立皇子。至于我,年老体衰,难得胜任。”最终双发达成妥协,立皇太极的第三子福临继位,这场大位争夺赛才宣告一个段落。

  拥立皇子一派的人没能使豪格继承大位,却最终将其推向死亡之路。“九王废长子虎口(豪格),王而立其第九子,年甫六岁,群情颇不悦。”也就是说这种妥协结果让双方虽然暂时达成一致,却为今后矛盾爆发埋下伏笔,也直接导致了豪格此后被构陷致死。

  这场斗争,福临是最大的受益者,却因为年小依旧处在双方斗争的中间。无论是多尔衮还是豪格,他们都对自己没当上皇帝非常不甘心。多尔衮就以迂回的方式进行权力重组,先是与济尔哈朗共同辅政,后来为了突出其位置变为主摄政,直发展到他称“皇父摄政王”,这也为他身后死没多久,便迅速遭到鞭尸的主要原因。

  但是此刻多尔衮实际掌控了清朝所有的权力,他认为虽然豪格在他的抑制下未能继承大位,但是政治风云变化,随时都可能翻手为云。为此他加紧设计除掉豪格计划。

  豪格在清兵入关前夕被人告发他对多尔衮有不满言论,如咒骂多尔衮“非有福人,乃有疾人也,其寿几何而能终其事乎?”因此豪格幽禁,同时支持豪格的八旗将领等人被处死,籍没家产。此时的多尔衮地位尚未稳固,不久他被迫释放了豪格,并罚银五千两,夺其七牛录所属人口并革去了他的王爵。朝鲜人当时对此传闻说豪格能够被释放,都是因为顺治小皇帝“啼泣不食”请求多尔衮宽宥,才换来他的长兄豪格不死。

  此后不久,多尔衮带着清兵入关,豪格在当时也随军入关作战,因此顺治元年(1644)十月,福临在北京继位大封诸王时,豪格得以恢复被革爵位,早册封文中说:“尔和硕肃亲王,前以引罪削封,后随叔父摄政王入山海关,颇流贼二十万,遂定中原,厥功懋焉。朕诞登大位,特加昭雪,授以册宝,复封为和硕肃亲王。”这是由于多尔衮入关之初,情势非常危急,当时需要豪格这样能征善战的将领,豪格作战勇猛,经验丰富,因此得以起用。顺治二年,豪格被多尔衮不断派出作战,先后平定了山东反清势力,此后几个月被任命为靖远大将军征讨张献忠,为清廷能够坐稳政权立下盖世之功。

  然而在局势稳定后,当顺治五年二月,豪格帅兵回京时受到冷遇,与多铎平定江南热烈受到欢迎庆功不同,既没有慰劳大军,也没有郊迎等风光场面,只以小皇帝在太和殿“宴劳之”,不光如此,在豪格回京不久,就突然发生了希尔艮冒功事件,最后变成了豪格罪状。在多尔衮的操作下,召集了诸王、贝勒、贝子、大臣们的一次机会,最后以豪格“枯恶不俊”,判决他“应拟死”。归根结底,还是与“旧念未除”,“乱念不忘”有关,可知多尔衮对其处置就是因为早前与之争夺大位埋下了仇恨,当多尔衮权力稳定后,对其进行的一次清算。

  豪格对于自己无端被陷害,非常痛苦。有一次,他向人说:“将我释放则已,如不释放,毋谓我系恋诸子也,我将诸子必以石掷杀之。”可以想见,此时曾经不可一世的豪格,大位最有优势的继承人因为与多尔衮争斗已经让他感到生不如死,甚至要儿子们一起同归于尽。

  豪格在囚禁中不久便死去,时年三十七岁。有关豪格的死,清代权威官方《清实录》中并未详细说明。《八旗通志豪格传》中简单说:“为睿王多尔衮构陷,薨。”也就是说豪格在多尔衮的陷害下仅仅幽禁一个月便于狱中死亡。

  豪格死后不到两年,多尔衮“纳和硕亲王豪格福晋博尔济锦氏”,在名义上,多尔衮是豪格的叔父,他竟然公然把侄媳妇纳入王府据为己有。皇太极在世时下令革除满洲陋习,不准杂婚乱婚,多尔衮夺侄儿寡妻,可见他权势熏天时的蛮横粗暴。

  这也解释了顺治在多尔衮死后的数月便亲自下令对多尔衮进行开棺戮尸的原因,完全是顺治对多尔衮此前的残暴狂妄所导致的一种报复。

  参考文献:《清史稿》《清实录》《八旗通志豪格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