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放纵的女人:

  举止轻佻、花枝招展、蝶粉浪语、衣着暴露---这些词语总会让人想起了旧上海的“妈咪”手下的那些“迷你一窝蜂”。她们就象离于城市边缘的夜行者一样,专门等待夜色的降临,光顾一家家门户未锁的饥渴男人,如同一位久经杀场的剑客一样,刀不血刃的将男人一个个斩于马下,梦想成功而又守不住门户的男人们,不要因为一时的贪腥而掉进别人设下的温柔陷阱,让那些放纵的女人们做她自己的事去吧,这些都于你无关。

  四、工余心计的女人:

  男人面对一个“嘴巴是豆腐的、心却是刀子的”女人时,多么坚强、豁达也是吃不消的。男人不应该去爱心如白纸的女人,当然更不该对笑里藏刀、内心奸诈的女人怜爱有加。没有人规定女人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但女人太工于心计,也许只有蚊子愿意和她为伍,因为它们同样有叮人一口,咬人一下的癖好。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