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人们总是常说,当我有钱了我要买两根油条,吃一个丢一根,买两栋带泳池的别墅,一个泳池用来洗澡一个泳池由来洗脚。等等这种炫富的话语,到了现在,人们炫富已转由晒豪车、豪包等,但是,亲们以为炫富实行是现代才有的吗?

  不,原来中国人的炫富自古有之,早在西晋的时候,人们炫富可比现在的人拉风多了,据悉,那时的人们炫富行为中就有上厕所也要数十名丫环陪侍,现在,就请和小编一起来看看西晋人的炫富是怎么炫的吧。

  西晋时期盛行豪门政治。在按门第品位的高低分享政治上、经济上种种特权的门阀制度下,豪门世族追逐名利,鄙薄勤恬,以奢靡竞相夸尚,世风沉沦日下。

  西晋石崇斗富:上厕所也要数十名丫环陪侍

  官宦子弟石崇(249年-300年),字季伦,小名齐奴。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东北)人。司徒石苞的小儿子。在荆州刺史任上,劫掠商客致富。史载,其“财富丰积,室宇宏丽”。姬妾百数,皆穿金戴翠,华服绮丽,至于吃的、用的无不极尽当时所选,珍宝田舍无数。

  连石家的厕所里,也常有十数名侍婢,丽服妆饰排列在旁。还配备甲煎粉、沉香水一类香料,专供来客使用。客人如厕后,又给换上新衣才让出来。结果,弄得许多客人不好意思上厕所。

  石崇每次邀客宴饮,常叫身边的佳丽给客人敬酒。如客人饮酒未尽,当即杀掉敬酒的佳丽。丞相王导与镇东大将军王敦曾一起到石家,王导一向不能饮酒,总是勉强饮尽,以致大醉。可王敦对敬酒坚持不饮,石崇连杀三位佳丽,他还是不饮。并面不改色地说:他杀自家人,关我们什么事。

  令人瞠目结舌的,当数石崇与贵戚王恺、羊琇等人的争豪斗富。

  西晋石崇王恺斗富:饴糖干饭洗锅蜡烛做柴火

  王恺,字君夫,东海郯(今山东郯城)人。魏兰陵侯王肃之子,晋武帝司马炎的舅父。官至后将军。屡与石崇斗富:他以饴糖、干饭洗锅,石崇则以蜡烛做柴火;他用紫纱布做步障四十里,石崇则用锦做步障五十里。石崇用调味香料花椒做泥,涂抹屋舍墙壁;王恺则用陶土赤石脂来涂壁。

  一次,晋武帝为了帮舅父争胜,特赐与王恺一株珊瑚树,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见。王恺得意地出示给石崇看,谁知石崇手执铁如意,把珊瑚树击碎。王恺当即傻了眼,痛惜宝物之余,认定石崇“羡慕妒忌恨”,不禁面色大变,厉声开骂。

  石崇却不以为然地说,用不着记恨,马上赔给你。于是,吩咐手下搬出六七株珊瑚树,高三四尺,条干绝俗,光彩耀日。而像王恺那株大小的,其家藏有不少。末了,王恺惘然自失。

  西晋羊琇斗富:花钱无度究排场

  另一位贵戚羊琇(?-278年),字穉舒,泰山南城(今山东枣庄)人。司马师妻子的堂弟,从小与晋武帝司马炎通门,关系亲狎。官至中护军,加散骑常侍,掌管禁军十三年,深受宠遇。他喜好游乐饮宴,夜以继日,表亲宗室男女混杂玩乐。

  他花钱无度,讲求阔气排场。刻意把木炭轧碎,再将炭屑揉合成兽形,才用来燃烧温酒。这种争豪斗富的举动,竟让京城洛阳一带的豪贵争相仿效。

  西晋王济斗富:马场围墙用金子砌成

  还有一位贵戚王济,字武子,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司徒王浑之子。娶晋武帝司马炎女儿常山公主。官至侍中。他喜好养马,有“马癖”之称。在人多地贵的北邙(今河南洛阳市北),买地自建骑马射箭场。该马场的围墙全用金钱匝地排列而成,当时人称“金沟”。

  他与王恺斗富,用的是打赌方式。王恺有一头牛,叫“八百里驳”,毛色驳杂,日行八百里。被王恺视为心肝宝贝,常常把牛的角蹄收拾得十分光洁。王济找上门,付钱一千万(相当一千两黄金)给王恺,要求打赌对射“八百里驳”。

  王恺自恃其宝贝奔跑奇快,不待瞄准已绝尘而去,于是,一口应允,并让王济先射。怎料王济弯弓搭箭,一发命中,而且叱令随从速取牛心。转眼间,他割取了牛心扬长离去。

  在等级森严的门阀制度下,特权阶层利用权势谋私利,攫取社会资源,挥霍社会资源,出现争豪斗富的闹剧丑剧,也就在所难免。毋庸讳言,奢靡之风成为加速西晋灭亡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