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成于敬,毁于傲

  曾国藩年轻时心高气盛,锋芒毕露,为此得罪了不少人。后其父亲去世,咸丰帝褫夺了曾国藩的兵权,令其回家守孝。在守孝的两年间,曾国藩的思想发生了不小变化。他开始反思自己,开始看到别人的长处,明白了谦逊的重要性。

  曾国藩在写给弟弟曾国荃的信中说“吾人为学,最要虚心。傲气既长,终不进功,所以潦倒一生,而无寸进也。”郭嵩焘评价曾国藩说:“自古以来,人才只有两种,一种是狂傲的,一种是谦虚的。曾文正公,属于后者。”

  在曾国藩思想发生变动之前,其虽常常以圣贤自命,说话经常给人以难堪,但还是可以找到谦虚的影子。咸丰三年(1853年)曾国藩写信给左宗棠,邀请左宗棠前来帮助自己训练乡勇,他在信中称“弟(曾国藩)智虑短浅,独立难搘,欲乞左右,野服黄冠,翩然过我,专讲练勇一事。”这一年左宗棠初露锋芒,而曾国藩已是二品大员。

  为父守孝后,曾国藩更加谦谨,其谦和的态度令湖南官员敬佩。在他重回湖南前,他给湖南的各军将领,各个官吏每人致信一封,言辞谦恭,恳求指导。到长沙之后,他又亲自去拜访各大小衙门,无不妥帖周到。

  满招损,谦受益。王阳明也曾告诫门人“人生大病,只是一傲字。”谦者众善之基,傲者从恶之魁。人不可无傲骨,不可有傲气。骄傲的人像是一盆塑料花,初见惊艳,时间越久花色越暗淡,且这盆花永远结不出丰硕的果。莎士比亚曾说: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