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在新书里写过一篇文章,探讨大公司与小公司之间的差别。很多朋友看完后在后台问道:

  除了规模大小之外,怎样的公司才能算好公司呢?

  为了系统性说明这个问题,先说个故事。

  记得刚工作两三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同事在会议室里改方案。恰好部门的老大开完会回来经过,看到投影屏上的PPT ,他停了一下,然后啥也没说就坐下来,在电脑前噼里啪啦一顿打。过了几分钟,老大站起来对我们说:

  “这部分应该这么写。”

  怎么说呢,我是个男的都觉得,帅呆了。

  后来,旁边一位比我年长的同事感叹道,20多年了基本功还这么扎实,不愧是老大啊!

  这事我记到现在,那位老大写的几页PPT我一直保存在电脑里,没事就会拿出来看。对比我自己写的东西,那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这是我定义好公司的第一个标准:

  好公司能让你感受到巨大的落差。

  这个落差,不仅是工作能力上的落差,更是视野格局上的落差。看待同一件事物,你是能高屋建瓴地去看,还是低到尘埃里去看,有着本质的不同。同样一页PPT,厉害的人写出来的话是:

  资本推动下电商平台开始加速整合,寡头垄断的趋势愈发明显。

  我写出来的话却是:

  电商平台并购案例增加,市场玩家逐渐减少。

  这两句话的差别在于,前一个在预测趋势变化,后一个仅仅在陈述事实。

  我记得在那时受到最大的鞭策就是:

  不要费劲去讲大家都看得到的现象,而是努力思考这会带来什么变化和影响,以及,你会建议客户怎么去做。

  这叫“纸背后的洞察”,也是作为一个咨询顾问,最有价值的地方。

  类似的例子当时还有很多。这样的环境下,一旦这种落差积少成多,无形中就会变成催促成长的压力。这个压力不需要别人说出来,也不需要写进公司的任务KPI里。它们只是静静地弥漫在空气中,弥漫在周围同事的言语和行动里。你一旦落后了,就会自发地感到愧疚和自责,然后想尽办法迎头赶上。

  这才是一个优秀公司理应具备的工作氛围。

  维珍公司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说过一句话:

  “当别人提供给你一份绝佳的工作机会,但你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胜任的时候,先说Yes,然后学会如何胜任它。”

  这话我是极为赞同的。只有先感受到巨大的差距,才能激发你奋起直追的进取心。

  倘若你去到一家新公司,做的事情和之前比没有不同,只用将过去的经验重复使用就能做好,除非你打定主意下辈子开始养老,否则还是趁早离开。人一旦陷入安逸度日的境地,就和收起利爪停止奔跑的雄狮一样,等有一天更大的机会落到面前时,只会力不从心。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