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隋开皇二十年(公元600年)十一月,杨广被立为太子时,他以为自己已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孰若不知,一双眼睛冷峻地盯着他——游戏才刚刚开始!

  引子

  一般人都认为,隋炀帝杨广是一个极其阴险而且虚伪的人——骗母陷兄杀父屠侄,可谓无恶不作,但是表明上还装出一副温良节俭恭让的面貌,最后登基后骄奢淫逸,滥用民力,暴虐天下,最终落得个身死人手的下场,虽说解气,但是他父亲隋文帝可是一个不错的好皇帝,开创的大隋也就这样被玩死了,太可惜了!

  总之,隋炀帝是坏人,他父亲是好人。隋朝的悲剧就在于坏人杀死了好人。

  真是这样么?

  夺嫡始末

  隋朝的太子本来是杨广的哥哥杨勇,但是因为杨勇有两条事情惹怒了父母——隋文帝尚节俭,杨勇奢靡;独孤皇后尚一夫一妻,杨勇冷落原配,却和一个小妾云昭训搞到一起——因此被废。

  杨广被立为太子恰恰是因为他在这两件事情上做得很好(或者说装的很像):他从不穿好衣服,不系好音乐,琴上都有一层土;他不喜欢美色,和原配萧氏感情很好,并在父亲隋文帝和母亲独孤后来晋王府时把漂亮的姬妾全部关到柴房里,因此博得父母欢心,在大哥被废后,被立为太子。

  疑问,杨勇被废真的是因为奢靡好色么?

  杨勇被废真的是因为奢靡好色么?是,但不全是。应该来说,杨勇被废还有深层次的原因。

  据《隋书》记载,有一年冬至,百官去东宫朝贺杨勇,而杨勇也十分高兴,大张鼓乐,声彻宫宇。这让杨坚听到了,杨坚很生气,便找来了太常少卿辛亶问他说“朝贺东宫是什么礼节?”辛亶表示,东宫应该只能用贺,而不能用朝见。隋文帝认为杨勇违反礼制,于是下令臣下不得再以朝见礼去见杨勇。

  隋文帝为什么在朝见这种小事情上发作杨勇是不是小题大作?

  其实不然。在古代,“礼”是用来区分等级制度的,可以说,杨勇逾礼就是对皇帝的大不敬,甚至会让皇帝怀疑他图谋不轨。

  不光礼仪上逾制度,而且太子也小有气候,这是为什么呢?太子杨勇有一个儿女亲家,就是隋朝朝廷里数一数二的大臣高颎,相当于丞相。一个太子和一个丞相搞成一家子,怎么不使隋文帝猜忌呢?在政治上也触动了隋文帝的最高权力这应该是杨勇被废的真实原因。

  隋文帝“沉猜”

  应该来说杨勇奢靡好色也是被废的一个重要原因,但非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政治上也触动了隋文帝的最高权力。从这里你就会发现,隋文帝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他和一切封建皇帝一样,嗜权如命。

  另外,很多人认为,杨广陷害大哥杨勇。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杨坚是一个很容易被骗的父亲么?

  当然不是。据《隋书》记载,隋文帝杨坚是一个“少学术,性素沉猜”的人。什么是“沉猜”?阴沉猜忌。隋文帝继位后,因为他自己是篡位获得皇位,所以特别猜忌那些功臣,害怕他们会和自己一样,于是杀了好多功臣。

  所以把杨勇被废归咎为杨广陷害不靠谱——杨坚那么多疑,又怎么能对杨广的话言听计从?

  杨广真的被信任么?

  其实,杨广当了太子后,日子也不大好过。这是因为,他父亲杨坚也并不完全信任他。

  虽然他装出来的“节俭寡色”,但是他在一件致命的事情上犯了和杨勇同样的错误——结交大臣。

  杨广为了夺嫡,也结交了许多大臣。其中比较出名的是宇文述和杨素。

  宇文述是和高颎并立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加盟杨广,当然使杨广如虎添翼。更厉害的是杨素——杨素是越王,皇叔。杨勇那边有一个宰相,杨广这边还多出一个亲王,如何不让杨坚害怕?

  杨坚的行动

  杨坚有行动,针对杨广。

  杨坚的第一步棋,架空杨素:兵部尚书柳述多次在隋文帝面前弹劾杨素,同时大理寺卿梁毗也上书弹劾杨素,隋文帝于是下令杨素不必亲自处理那些细小的事务,只须三五天到官署一次,就行,表面上显示对他的尊崇、优待,实际上剥夺了他的权力。

  第二步棋,重用原来太子杨勇党。兵部尚书柳述素来和废太子亲近,并为杨勇鸣不平。杨坚重用他,表达出对杨广的制约。

  皇子掌握重兵,隐然制约杨广

  隋朝规定,皇子要带兵出任地方。隋文帝五个儿子,除废太子杨勇和杨广外,秦王杨俊、蜀王杨秀和汉王杨谅都带兵,这隐然成为对杨广的制约。

  太子杨勇被隋文帝废掉后,杨秀对此事很有意见,曾经私下暗中搜寻杨广的罪证。杨广知道后,就暗中设计伪造杨秀魇镇杨坚的木偶,写上隋文帝、杨谅的名字,丝绳束手,铁钉穿心,埋到华山下面,然后再让杨素装模作样挖出来。这件事一下子触怒了隋文帝,于是隋文帝下旨将其废黜。从这里便我们又一次发现,隋文帝真正忌讳的是危害自己皇权的人。

  诏书有玄机

  杨坚派杨谅驻扎蜀地,并与他约定,“若玺书召汝,敕字傍别加一点。”(PS:我若召你,必在诏书敕字旁边加一个小点,否则就是伪诏)。这不足见杨坚对杨广的怀疑?杨建这么安排的目的在于什么?笔者大胆推测,由于杨坚“沉猜”所以很快怀疑到杨广在杨秀事件中的作用,也起了再废太子之心。那他为什么不马上废掉杨广呢?笔者认为,一来因为杨广一直以来表现极佳,所以杨坚苦于找不到理由;二来,杨坚发现,离了太子,就不免有人会觊觎太子位,而太子也会相应结党,一结党就触怒杨坚的最高权力。所以杨坚索性慢慢架空杨广,等到最后自己快死时废掉杨广,再改立太子。

  杨广的反击

  对于杨坚的一步步动作,聪明的杨广很快就有所察觉。杨勇的前车之鉴告诉他——如果被废,不仅权力丢失,连命都会不保。为了保住太子位,更为了保命,杨广也开始反击。

  仁寿四年(公元604年),杨坚患病,杨广鼓动杨坚驾临仁寿宫养病。对于此举,原太子杨勇党柳述有所警觉,找来术士以天象劝谏,没有被隋文帝采纳。但是隋文帝也不是没有警觉。驾临仁寿宫后,一切事务虽然交由太子杨广,但是却须臾不离原太子党的柳述和元岩,以防不测。而太子党的杨素则被排斥在外。

  隋宫父子决战

  一封阴差阳错的书信和一次桃色事件,杨广动手了,结束了几十年的隋宫父子战

  现在《隋书》都记载,杨广寄给杨素一封书信,讨论杨坚后事,结果被阴差阳错的寄到杨坚处,同时杨广调戏了杨坚的妃子宣华夫人,结果引发杨坚大怒,要废了太子,改立杨勇。这件事极蹊跷——隋文帝依然病重,探讨后事并没有什么忌讳——古代封建帝王并不忌讳后事,比如皇帝一即位就开始修陵墓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么这封书信里边到底有什么地方让杨坚的忌讳?笔者认为,这封书信并不是讨论老皇帝的后事,而是讨论如何能让老皇帝尽快“后事”。结果这封书信被老皇帝知道,杨广大惊之下,急速召命御史大夫张衡“了结”了老皇帝的“后事”,至于宣华夫人的桃色事件,应该是插曲。

  就这样,杨广结束了隋宫长达几十年的父子斗!

  封建皇帝,虽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但时时刻刻谨防身边的人算计,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