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这样说,是前阵子,一个日本女孩给我来信,说我以前说的日本女人缺少贞操观的说法让她不快,要与我讨论。她说, “你知道现在的日本年轻女孩为何这样任性,贪图享乐,像你说的不知羞耻吗?因为日本女人一直被男人欺负惯了,我们的所谓堕落是一种反抗。”她的话代表了部分年轻女郎,看着祖母,母亲隐忍的一生而要创新的想法。

  但是我知道她结婚后也会是贤慧女人,这看看她的母亲便知道。罗马不是一天修成的,日本女人的贤良,也不是隔代就突然失传的,并且,环境也不允许她们思变。虽然,很有可能,如果有人组织了游行示威要男女平等,将有许多日本女性,包括家庭主妇会以“闹女权革命了,同去同去”的心情结伴出门,不过基本上要赶着在丈夫回家以前告诉游行队伍,要去买菜烧饭。忘了说,这亦是日本女人的特点,追随大流,人云亦云,但心里也不是没有主意的。喜欢与周围人一样,平和地, 安全地,在小范围里安详地操持人生,有一点四两拨千斤的味道。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