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让男人感兴趣的女人,也是要让女人暗中琢磨一番的。有时候看到些议论日本女人的文章,不论褒与贬,都是到位的少。于是不禁要跳出来,聒噪几句。

  简单一些,将日本女人与中国女人比较,找出最大的区别处是:一,日本女人认为做女人很好,充分感受身为女人的喜悦。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中国女人说,来世再不做女人了,这念头在日本女人中极少。比如,一个日本少女迎来初潮时是充满喜悦的,不少家庭甚至会蒸红豆饭以庆祝少女的成长,这与中国少女所受的做女人很麻烦的薰陶实在是天渊之别。还有,我去看望过一位刚生产的日本女友,她的母亲也正好来了。女友说,昨天看到婴儿出来,我差点激动得哭了呢。母亲说,是呀,这是只有做女人才能体验的喜悦幸福埃一个普通场景里,她们对身为女人的喜悦不言自明。

  其二,日本女人比中国女人有忍耐力。我见过不少看似柔弱如水,而实际耐力极强的女人。她们掌握着外柔内刚的技巧,那甚至不用学习,是印在了遗传基因里的。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在产房,日本女人是不叫痛的。

  她们婚前婚后反差巨大。从初长成到结婚,是骄矜的阶段,多数经济宽裕,任性游玩,包括体验男人。婚后基本都具贤慧品质,甘于琐碎,是过日子的好手。 书店里女性杂志、时装类多为青年女子设,已婚女性的杂志封页多有如何节约伙食费或者光热费的字眼。这种反差比中国女人的婚姻前后来得勐烈。中国女人喜做男人的娇妻,日本女人兼任男人的母亲。

  一日,我亲耳听见几位日本太太谈论丈夫,其中一位说,他早上自己知道吃了简单的早饭走,余者赞叹:好能干懂事的丈夫哦,双方语气都如说孩童。所以日本男人中有恋母情结者众,是自小被贤慧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婚后的妻子于是以能充任妻子兼母亲职为己任,若能再兼情人,自是个中高手,不过这种情形不多。

  又有一句老话,说女人最好是在家是主妇,在外是贵妇,在睡房是荡妇。这三妇之说,日本女人中合格者定比其它国家的多。如果我是男人,我就会希望娶日本女人,也就是说,日本女人的种种好处,是针对于男权社会的。日本女人的好,暂时还不会变化,一个成熟的社会的变迁是缓慢的。在她们的女权意识觉醒以前,男人们还有大段时光可以憧憬日本女人。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