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孔山对蜀派琴艺最大的贡献,一是他审定编就了《天闻阁琴谱》,二是他加工了《流水》之操。

  我们至今对他了解不多,一般都认为他是江浙人,推断其活动主要在清咸丰、同治年间。自幼出家当道士,后游方至巴蜀、江汉间。少学音律,其琴艺师从浙江名琴家冯彤云。游方至青城山中皇观(约1851年—1861年),对蜀琴情有独钟,研习不止。由于其琴艺高超,常受延于琴人名士之中,切磋交流,结识不少文化名流。如新都龙藏寺大和尚含澈(雪堂上人)、顾复初、顾玉成、唐彝铭、杨紫东(紫东道人)、曹稚云、钱绶詹、苏天培、叶介福、张伯龙(道人)、苏雯(苏天培之女)、刘仲云、计天氏、杨天益、云材等。据有关资料证实,张孔山在蜀因琴艺知名世间,所以也就不常住道观中,多受延于雪堂任主持的新都龙藏寺及唐彝铭、叶介福、顾玉成宅中,以琴艺传授僧童和世人。为后来成都叶氏(叶介福)、华阳顾氏(顾玉成)、新都魏氏(魏智儒)、什邡刘氏(刘应琨)家族的琴艺,以及以龙藏寺为中心的琴艺活动奠定了基础。并培养出了唐彝铭、叶介福、顾玉成、欧阳书唐、谭石门、魏智儒、刘应琨、星槎、月泉(星槎、月泉均为雪堂继承人,龙藏寺住持)等川内一大批著名琴家。大约在光绪三十年(1904年)后,张孔山又游方于江汉间,继续其琴艺传授,弟子有:广东南海人招鉴芬,武昌的田述琼、田子耕、王养庵、杨翼钧、方旭初、刘问山、夏鹤松、方羲周、叶子嘉等,其第三代琴弟子中,有武汉的张宝亭、陈小癸、黄松涛等,后来都成为著名琴家。

  《天闻阁琴谱》 蜀派代表性曲谱

  由于有唐彝铭、张孔山数年的劳苦耕耘及叶介福的支持,《天闻阁琴谱》于光绪二年(1876年)刊刻成书。共收琴曲140操,是中国现存150余部琴谱中收曲较多的琴谱之一。至此,蜀派琴学有了自己的立论著作及本派的代表性曲谱。

  《天闻阁琴谱》全书共16卷,首卷分上、中、下三册,为琴论专著。首卷上册论述琴律和调,其内容是:“梅花庵明律”“律吕字谱”“旋宫本义”“郑世子所定十二调”“姜白石所谓十二调”“赵子昂所谓十二调”“梅花庵辨调”“六十调”“雅乐十二调”;首卷中册为琴学要素,其内容是:“上弦法”“和弦法”“雅乐秘传子午二琴定弦法”“笙管合弦式”“琴制”“桐材论”“材得地论”“阳桐论”“收桐论”“选古材论”“斫琴论”“琴腹论”“轸足论”“定徽论”“合琴身法”“灰法”“糙法”“煎糙法”“合光法”“退光法”“又拭法”“磨公式法”“论古琴断纹并重修秘法”“辨丝法”“制弦丝数秘传”“加减坠子法”“打法煮法”“用料缠法”“琴坛十二要”“杭弦”“广陵散序”“广陵散拍名目录”“广陵散跋”;首卷下册为演奏手势及指诀,其内容是:“右手势法”“指诀”。

  琴谱集各派名谱140操。所集琴谱按“宫”“商”“角”“徵”“羽”“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为序立卷。我们从上已知这部琴谱的内容非常丰富,其编排亦是传统琴谱的编排规律,很具规范性和科学性。曲操多搜集全国各派传习之精华操弄,经张孔山逐一审定而成。是曲分别采集《琴苑》《春草堂琴谱》《自远堂琴谱》《蓼怀堂琴谱》《诚一堂琴谱》《德音堂琴谱》《大还阁琴谱》《松风阁琴谱》《治心斋琴谱》等谱中的100多首琴曲。经过改编加工的琴曲有:张孔山的《高山》《流水》《孔子读易》《平沙落雁》《潇湘夜雨》《化蝶》《合璧颐真操》《醉渔唱晚》及《渔樵问答》9操,唐彝铭的《双鹤沐泉》《髯仙歌》《渔樵问答》《平沙落雁》《山居吟》《万国来朝》《佩兰》7操,曹稚云的《良宵引》《普庵咒》《静观吟》《塞上鸿》《平沙落雁》《潇湘水云》6操,许荔樯的《高山》一操,王仲山的《金门待漏》一操。共24曲。这在全部琴曲数中所占比例虽少,但确系蜀地琴人亲手改编、加工,是当时川中琴人传授之曲。这些经张孔山等琴人亲手整理加工审定之曲,与其他谱本有了很大的不同,加深了琴曲的审美意蕴,被认为是蜀派的代表曲目。

  虽然蜀中并非自《天闻阁琴谱》的问世才有琴谱(明代即有几部琴谱出现),但是《天闻阁琴谱》的问世,却无疑是蜀琴琴艺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其原因主要有:(一)它是一部存世的蜀琴琴艺集大成者,并被列入现今中国古代重要古琴著作的150部琴谱之中;(二)该琴谱收曲140曲,为中国古代琴谱收曲较多者;(三)该琴谱中经张孔山加工之精操传谱、具蜀琴风韵特色的琴曲统领全书,特别是《流水》一操,构成了蜀派琴艺的独立门户。

  《流水》 代表中国飞向宇宙

  张孔山那称之为“七十二滚拂”的《流水》一操,更为全国各琴派所推崇,传习不止,至今为国内外琴坛必不可少的常弹之操。张孔山游方至蜀地,留住青城山中皇观,岷江滚滚波涛及青城山长流不断的潺潺清溪给他至深的印象,他依照对大自然的感受,在《流水》原曲的基础上,提炼加工,使《流水》成为国粹。1977年,美国发射“旅行者1号”飞船进入宇宙太空,飞船上载的镀金唱片上所录各国著名乐曲中,就有张孔山“七十二滚拂”《流水》之操,期望能在外星找到知音,至今该曲响彻太空已近30年了。这张金唱片带给宇宙的地球信息,选择的都是代表各国具有民族特性、民族气质和民族风韵的作品。金唱片中的中国音乐首选古琴曲《流水》,也正是因其代表了中国人的民族特性、民族气质和民族风韵。

  提到琴曲《高山》《流水》,人们没有不知不晓的。《吕氏春秋·本味》中说:“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这便是伯牙、子期弹琴遇知音的故事。

  据考证,《高山》《流水》琴曲可追溯到魏晋以前。我们见到的《高山》《流水》的最早琴谱,是明朱权(1378年—1448年)编的《神奇秘谱》。朱权在题解中说:“《高山》《流水》二曲本一曲。至唐分为二曲,不分段。至宋分《高山》为四段,《流水》为八段。”《神奇秘谱》仍为八段。据裴铁侠《沙堰琴编》言,张孔山《高山》《流水》源于《德音堂琴谱》。

  张孔山根据他对天赐大自然精气的体会增写了第六段,即“七十二滚拂”段。在张孔山手下,《流水》一曲扩展为含尾声的九段。从此后,《天闻阁琴谱》中《流水》一曲,便被称为张孔山《流水》或“七十二滚拂”《流水》或《大流水》。

  为表现水势的湍急和飞瀑千寻的三峡流泉之势,增加了滚、拂、绰、注手法,将传统单一的滚拂发展为连续滚拂,循环不停,造成流水汩汩不息之声态。他创造了演奏需要的七个新指法,称为转圆(即大打圆、小打圆、放开、团、摆揉、大绰、猛注)。这是《天闻阁琴谱》《流水》独有的滚拂技艺。

  加工后的《流水》这段乐曲抹、挑、绰、注迭奏,打圆、滚拂相间,使“流水”从具象到理念有了更深的表现。激浪奔雷之声,直抒胸臆,常使弹者忘形,听者神游。张孔山的弟子欧阳书唐在谱抄本的跋语中这样描绘:“……滚拂一段,可意会,不可言传。盖右手滚拂略无停机,而左手实音动宕,其中或往或来,毫无窒礙,缓急轻重之间最难取音……起手二、三段迭弹,俨然潺湲滴沥,响彻空山。四、五两段,幽泉出山,风发水涌,时闻波涛,已有汪洋浩瀚,不可测度之势。至滚拂起段,极腾沸澎湃之观,具蛟龙怒吼之象。息心静听,宛然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之际矣。七、八两段,势就淌洋,时而余波激石,时而旋(伏)微沤,洋洋乎!诚古调之希声者乎!”

  裴铁侠也在《沙堰琴编》中这样评价说:“天闻阁流水艳称海内,琴家每以不得其传为恨,或有自云其先人曾亲受学孔山者,自藏抄本宝而秘之。”这些赞美之词,充分肯定了张孔山一改传统《流水》以俊雅为主,而造俊雅兼磅礴气势相交,描绘出壮美而秀丽的三峡流泉的幅幅美景,泼写出涓涓细水汇于滔滔大河的激人奋进的态势,抒发并透视出琴人的稳健与自得、平静与激昂的对自然山川的眷恋心境。这是人气、地气自然的写照,这是琴乐塑造形象的一个典范,使《流水》展示出新的境界,具有新的、更为含蓄的审美意味。张孔山在《天闻阁琴谱》《流水》的前言中云:“余幼师琴于冯彤云先生,手授口传,所习各操尚易精熟,独此曲(流水)最难。且诸谱所收《流水》,虽然各别,其实大同而小异,维此操之六段迥相悬绝,余揣摩既久,始能聆其神趣。即当时师我者,顾不乏人,惟叶子介福得其奥妙。窃恐斯操之失传也,每欲作谱,以志不朽,奈指法奇特,又非笔墨所能罄者。适古豳居士(唐彝铭)修集古谱,招予校对,因勉成付梓,愿我知音,再为追摹,以公同好,庶不负古人之作述焉则幸甚。”张孔山这段话是说他增加的第六段与其他段是迥然不同的,并且说他揣摩已久,才能聆其神趣,向他学此曲的人虽很多,最终还是只有他的同好叶介福领会其奥妙。

  今可见到的《流水》有以下几个本子:一是《天闻阁琴谱》清光绪二年(1876年)刻本;二是《天闻阁琴谱》补刻本(补1876年刻本);三是华阳《百瓶斋琴谱》“南薰琴社”抄本;四是长白文同文《枕经葄史山房》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1900年)文同文手抄本;五是《汉口张宝亭传抄本》,是张孔山光绪三十年(1904年)在汉口教琴时,传授给张宝亭的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