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沈启鹏插队的如东岔河东乡离小洋口海边不远,曾两次参加围垦河工,后多次驻渔乡体验生活,南黄海风情成为他常画常新的题材

  晨煦喷薄,浅滩沙平,烟濛水雾,海子的吆喝声、老牛的喘气声、车轮的滚动声,如进行曲催促着成排队的人车迈进……海子驾牛车,驮太阳出,牵月亮归,与海为邻,与风结伴,将希望送出大海,将丰收接回渔家。日复一日用牛车耕织出滩涂上粗犷、原始、现代的别致风光。画作湿漉漉的场景,既有日光温润的婉约柔美,又有沧桑古朴的狂放壮美。集真实和幻渺于一象的艺术语言,墨晕重光,笔勾多颤,构成迹象的多变,形成尚意写实与粗中寓细的艺境。作品散发着现代的古风,原始的老味,质实的生命,粗放的厚重。“耕”所传达的画外之意,即“海”是耕海人与之相伴终生的缘分和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