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和痛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一件让人烦恼的事,并不大,纠缠得久了,就成了痛苦。人的更多烦恼,源自自私,没得到的想得到,已拥有的怕失去。人若砍掉一半的自私,烦恼便会只剩下一个零头。

  在这个零头里,如果再减去与人攀比,抵达的,必然是内心的清净和宁谧。

  烦恼是自身人性的回照。按照这个逻辑,最自私的人应该最痛苦。但生活事实是,这样的人并不痛苦。因为,人到了这一步,人格往往就有了很大的缺陷。

  一个有人格缺陷的人,自己不会痛苦,他们只负责让别人痛苦。

  与人相较的痛苦,终究是肤浅的。因为,它体现的是一个人被虚荣打倒的狼狈。最深的痛苦,是灵魂绝望。这时候,周边连人也没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附属于世俗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自己。

  在北海牧羊的苏武,在残破的南宋颠沛流离的李清照,或许感受的就是这样的痛苦。

  其实,人世所有苦痛的路,古人都替我们走过了。几百年、上千年过去,我们需要的,不是重复的能力,而是开悟的能力。

  所以,解决自身烦恼的一种方法,就是去解决他人的烦恼。拿出温暖的人,必然被回以温暖。对他人施以冷漠的人,必然会被自身的寒冷包围。

  人在向外柔软的时候,也就懂得了向里柔软。想着爱别人的时候,也就学会了心疼自己。

  人若爱人,本质上是忘我的。忘我,作为人生境界,是从小我的跳脱。在这个意义上讲,它抵达的也是自我人格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