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上课,一位人类学女老师给同学看她的指甲,问好看吧?大家说好看。

  女老师拿出一把指甲刀,把指甲剪下来,然后又给同学们看,大家就觉得这样做挺恶心的。

  老师说,指甲长在我手上,你们觉得好看,剪下来你们就觉得恶心。这说明了什么道理?

  说明我们对一个东西的评价,并不完全是由这个东西本身决定的,而是和它的背景条件有关。我们研究人类学,就要学会理解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文化中意味着什么。

  你看,经常有人会说,我大学学的课程后来工作都用不上,所以白学了。其实不然,所有的学科,都有它的底层逻辑。连人类学这种冷门学科,都会赋予你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

  天下没有白学的知识,只有我们没学会的底层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