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2019赛季女超联赛落下帷幕,之前连续夺得女超联赛三次冠军的大连女足,14轮联赛以1胜3平10负积6分的成绩排名2019赛季女超联赛最后一名。排名女超垫底的成绩不得不让大连女足参加今年11月份进行的附加赛,只有在附加赛上战胜本赛季女甲联赛第三名才能留在下赛季的女超联赛(2020赛季,女超联赛将扩军至10支球队)。

  从女超联赛冠军沦落到2019赛季女超倒数第一,大连女足的成绩和水平直线下降,让人大跌眼镜,大连女足的队员聊起未来时说:“我们还不知道明年会怎么样,现在大连女足的队员们都很迷茫!”

  权健风波后遗症

  9月15日,2019赛季女超联赛第13轮,由于大连女足在客场与江苏苏宁的比赛中以0比7的大比分不敌江苏苏宁女足,提前一轮锁定了2019赛季女超联赛垫底的位置。而就在2018赛季的女超联赛第13轮比赛中,大连女足在主场以0比0战平江苏苏宁女足,提前一轮夺得2018赛季女超冠军,成就女超三连冠的霸业。

  时隔还不到一年,大连女足从女超冠军到女超倒数第一,这一步滑落的太快。在记者针对这一年来球队的滑落采访大连女足时,队员们一致认为大连女足如今的落魄根源是2019年初的权健风波,大连女足受到了权健后遗症的影响。众所周知,大连女足前三年的优异成绩与权健的鼎力相助有关,在权健风波出现之后,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天津权健男足,大连权健女足同样进入了一个几乎不可逆的漩涡。

  人员流失预备队首发凑不齐

  权健风波之后,大连女足首先变化的是球队核心球员的流失,王炎、马晓旭转会北京北控置业,庞丰月加盟长春大众置业,薛娇加盟武汉车都江大女足。两名外援,非洲足球小姐尼日利亚人艾斯萨特加盟巴萨,阿根廷人索莱·海梅斯加盟了里昂。

  五六名核心球员转会到其他球队,球队只剩下李冬娜、李丹阳、毕晓琳、宋端等队员支撑,但由于期间多名球员被征调到国青队,造成大连女足甚至连预备队的首发球员都凑不齐。

  “大连女足到今天的状态,如果要找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核心球员流失太多。”一位大连女足球员说。“有一场女超预备队联赛的比赛,我们由于人员不齐,大连女足预备队的首发球员只上了7个人,比赛开始后,对手很快进了我们七八个进球,随后人家都不愿意踢了,对手都说我们,预备队比赛大连女足只有七八个球员到场,这简直是个奇葩,更是大连足球的耻辱!”

  2019赛季大连女足只赢了一场比赛,就是对北京北控女足的比赛,她们甚至在与升班马广东辉骏的比赛中主客场双败,这样的状态加速了球队下坠的速度。其他的女超球队教练在谈到大连女足天翻地覆的变化时说:“大连女足的队员在场上基本上跑不起来,这说明她们的冬训和平时的训练都不达标。”

  对此大连女足的队员表示:“除了人员流失造成球队水平下降之外,训练没有保障,球队的管理上不去,都是球队水平直线下降的原因。现在球队有点像没人管的状态,非常落魄。”

  “我们真心的渴望大连市体育局、大连市足协、大连市的企业更多的关注我们,让我们能看到一些未来。”大连女足队员说。

  欠薪三个月,万达也没选择她们

  经历权健风波之后,球队在管理上与以前差距不小,但管理方依然是权健派出的人,日常运营还是照常。

  2019赛季女超联赛从7月13日开赛到9月22日结束,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大连女足的队员们经历了很多,“我们球队的运营经费是正常的,但过去这三个月就是不发工资,目前球队处于三个月的欠薪状态。”大连女足的队员们说。

  近3月份的女超联赛,恰好欠薪3个月,大连女足的姑娘们正经历着球队最困难的阶段。

  其实原本中国足协出台的一个政策曾让大连女足的队员们看到些许的希望,那就是足协要求每家中超男足俱乐部带一支女子球队,原本大连女足的姑娘们在权健风波之后希望获得中超大连一方俱乐部的支持,但盼星星盼月亮,等来的却是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组建了一支女乙球队,目前正在参加2019赛季女乙联赛,大连女足姑娘们期待大连一方及万达集团出手相助的希望成为泡影。

  “球队现在是这个状态,我们大连女足的每个人都希望万达来接手我们,谁都是这样想的,但太难了,我们真的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们也特别希望为大连足球留住女超联赛的火种。”大连女足的队员说。“我们希望媒体的关注,需要大连媒体的关注,让大连足球留下女子顶级联赛的火种。”

  今年11月,大连女足将与本赛季女甲联赛第三名争夺留在女超的席位,处在极度迷茫的大连女足队员们必须要赢球,才有把握未来的机会。

(文章来源:足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