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河再有4个月就要退休了。自1979年从警以来,他一直在看守所工作,干过管教、看守,时间最长的则是嫌疑人案件审理结束后投送监狱劳动改造(以下简称:投牢)工作。参加工作40年来,刘清河经历过徒步押送罪犯、使用马车、自行车押送。仅郑州市的监狱,他都去过1000多次,经他手押送的罪犯超过6万人,但无一出现意外。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见到刘清河时,他正在办理一起投牢的相关手续。聊起大家笑称他为“老黄牛”式的老民警,他笑了笑说,“要是说我是‘老黄牛’,那我身边还有一大批跟我一样的民警了!”

  刘清河说,他1979年入警,在河南省各个县区都留下了的足迹,仅郑州市,他都去过不低于1000次,受限于当时的条件,投牢也经历过徒步押送、自行车押送、马车押送阶段,“40年来我亲自押送投牢的罪犯超过6万人,从没有一起意外事故,甚至连一起行李丢失的情况都没有”。

  据刘清河回忆,1997年8月份他负责押送一车罪犯投牢到各地区的监狱,车辆在距离焦作九里山少管所6公里多的距离时,突然坏在路上,此时车上还有6名罪犯。在武警严加看管情况下,他下车寻找车辆。当时一辆拉煤的马车经过此处,刘清河经过多次协商想要使用对方马车将车上罪犯送到监狱,对方始终不答应,最终经过刘清河劝说对方同意将马车租给自己。随后刘清河将6名罪犯押送到马车上,在武警的护送下用马车将人顺利投牢。

  “这样的经历太多了,一次投牢途中就剩一名罪犯,不停喊累不愿意走,我就了一辆自行车带着罪犯,武警则跟在后边护送。”刘清河说,“咱干的就是这工作,投牢途中罪犯的一个举动或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们想干啥,罪犯就是想钻押送途中松懈的空子,而我就是要杜绝一切可乘之机,保证投牢过程万无一失。”

  谈起自己的工作,刘清河说,这一辈子没有做出啥轰轰烈烈的事,但绝对能对得起这身警服,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好本职工作,干工作不含糊,才能给自己的从警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