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被限制了乘坐高铁和飞机怎么去呢?”

  有不少人经常梦想着去当老板,但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突然成了老板,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就在不久前,郑州市民张伟(化名)发现自己竟莫名成了老赖,而进一步查询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份信息被冒用在千里之外的广州注册了两家公司,而其中一家公司因涉及经济纠纷经法院判决被列入了失信“黑名单”。张伟在发现问题后,第一时间向广州当地法院和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了反映,被告知他要先自己去证明广州的那个他不是真的他。

  【疑惑】计划假期出游买火车票失败才发现竟莫名成了老赖

  如果不是准备在国庆节期间出去游玩,张伟还不会知道自己莫名成了老赖,更不会知道自己还在千里之外的广州担任着两家公司的法人。

  “9月29日的时候,我准备和家人一起买票去外地游玩,其他几个亲人都购票成功了,唯独我失败了。”10月8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张伟,他告诉记者,在他通过手机购票失败后,收到了一条提示信息,显示他已被法院限制高消费,限制乘坐G字头列车。这一提示信息让张伟感到很是疑惑,因为平时他并未与他人有相关纠纷,也非常注意自己的个人信用问题,从未有过贷款不还或者信用卡还款逾期等情况。

  在假期出游的计划泡汤后,假期里张伟便忙着查询自己为何成了老赖,经过多方查询,张伟了解到他是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列入的失信黑名单,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其名下一家公司名为“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存在纠纷,经过广州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向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当了解到这些信息后,张伟却更加疑惑了,因为他平日一直在郑州生活工作,此前从未到过广州,更不知道名下何时竟多了这家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此前也从未有广州当地相关银行和法院工作人员与其联系。

  【调查】名下在广州多出两家公司疑似个人身份信息被冒用

  通过进一步的调查,记者了解到,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该公司在2016年9月29日进行法人变更后,“张伟”成了该公司的法人。

  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存在多项问题,其中两次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中,2017年7月11日,该公司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原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越秀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另一次为2018年2月24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再次被原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越秀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而通过市场监管系统查询,张伟发现除了这家莫名成为法人的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外,在广州番禺区还有一家名为广州珂卫清建材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也是张伟,对于这家公司,张伟同样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知情。

  对于这两家公司的情况,10月8日,张伟也通过广州当地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了查询,经过对身份证号的比对,确定这两家公司在市场监管系统所登记的法人代表确实为张伟。

  对于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相关法律人士推测应该是张伟的身份信息被冒用了。张伟回忆自己确实此前身份证丢失过,或是身份证丢失后被不法分子使用了。

  【回应】

  此前在广州地区

  注册企业确实只需一张身份证就行

  仅凭一张身份证、不需本人到场签字就能注册公司吗?“对啊,按照相关规定,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都不需要本人必须到现场的,可以自己去办理,也可以委托别人去办理。”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所属的广州市越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华乐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在当地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实行的是形式审查,工商部门只审查资料是否齐全,并不对真实性进行审查,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在当地企业注册时,并不需要留存法人或股东的影像和指纹等信息,来对提交的相关材料进行比对等。

  在电话里,该工作人员坦言,因为公司注册时的简便,确实出现了不少冒用他人信息注册公司的情况。“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太多了,广州市也开始对企业登记情况实名验证。”

  这一说法在今年5月1日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发布的一则公告中得到了印证,公告称:商事制度改革以来,企业登记更加高效便捷,登记成本降低,惠及了广大守法、诚信的企业和群众,但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冒用他人身份证信息骗取公司登记。为充分履行市场监管职责,市场监管局拟采取措施遏制冒用他人身份证信息办理公司登记违法行为,广州将在企业设立登记环节,对股东、法定代表人等相关自然人进行身份查验。

  【说法】

  要想处理需本人到场调取材料

  自己出钱做笔迹鉴定

  就此情况,张伟也向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反映,该法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确实将广州州恒贸易有限公司列入了失信黑名单,而该公司的法人也便成了“老赖”。“我们列失信‘黑名单’是以工商登记为准的,你还是先去找工商局吧!”

  张伟该如何去证明自己的身份信息被冒用了呢?广州市越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华乐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所的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按照他们的工作程序,需要张伟自己前去广州市越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档案室调取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料,之后再自己出钱找一个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签名进行笔迹鉴定。

  “拿到笔迹鉴定后可以再来我们所,我们再走程序撤销这家公司的营业执照。”该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个人很同情张伟的遭遇,但他们的程序就是这样,需要张伟自己去找证明,当时公司注册的时候不是他。

  而对于张伟名下多出的另一家名为广州珂卫清建材有限公司的企业的处理,越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同样需要张伟本人去调取相关资料,自己出钱找相关机构做笔迹鉴定,随后才能走程序进行注销。

  对此,张伟是一肚子的委屈,自己身份信息被冒用注册了公司,致使自己成了“老赖”,发现情况后反映给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和法院,得到的答复却是要自己去找证据证明那个他不是自己,而不是相关部门接到投诉和反映后主动去调查。“我现在被限制了乘坐高铁和飞机,广州那么远,平时我工作又比较忙,怎么去广州呢?”

  10月9日上午,记者也就相关情况向广州市市场监管局进行了反馈,并发送了采访函,目前暂未接到回复。身份信息被冒用注册公司的背后,又隐藏着哪些问题呢?对此,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