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大院的晚上,总是不安静的。天刚擦黑,就是各家大人寻孩子的喊声。“小宝!快回家吃饭了!”“明明!你妈回来了,赶紧回家!”在外疯跑的小伙伴们恋恋不舍地约好明天的游戏,不情愿地各自回家。记忆中最美的旋律,总是在这样的序曲中拉开了帷幕。

  稍晚一点,送奶的大爷开始吆喝起来:“奶来咧!今天刚挤的奶,新鲜得很啰……”带着老家口音的叫卖声总是那么亲切,而大爷的吆喝声后常常会有小伙伴们跟着的起哄声“奶来咧!奶来咧!”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会立马提上奶奶为我准备好的空矿泉水瓶,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车旁,“爷爷,一瓶装满!”“得嘞!”大爷满脸是笑地接过瓶子,扭开盖,拧松灌奶的笼头,“哗!”雪白的牛奶一下灌满了瓶子。我把硬币投入车上准备好的小铁罐里,它会“叮当叮当”地回应我几声。这时总会听到翻塑料袋的声音,而下一刻,一板香芋糖便会出现在眼前,与装满奶的瓶子一起,由一双老手递过来。我总会报以一个幸福的微笑,站在楼道口,听着那吆喝声重新响起,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了才走进家门。

  回到家,把鲜奶交给奶奶,接下来便是奶奶走进厨房传来的更香甜的旋律。“哒哒哒哒”是煤气灶点火的旋律,“哗啦”是奶奶把牛奶倒入小锅的旋律,“咕嘟咕嘟”是牛奶冒泡的旋律。馋嘴的我,眼巴巴地等着热好的牛奶,喝完了,坐上床。

  “咚……咚咚……咚……”一长一短不规则的脚步声总会在我跟奶奶扭着不肯睡觉的时候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大院的孩子们一般都不敢再出声了。这是四强子在巡夜,他脸上的一道疤和长得格外分开的双眼让人不寒而栗。他不怎么喜欢小孩,常听见他骇人的叫喊,就更不敢与他接近。虽然也常听大人们说起他的善良,却依然是夜间哄孩子们睡觉的法宝。

  终于静下来了,静得能听到知了在树上的歌声,远处青蛙在池塘的呼噜声,奶奶手里摇的蒲扇的哼哼声,我也终于在这些声音里沉沉睡去,只剩下梦里无忧无虑的笑声……

  这便是我记忆中最美的旋律,伴随着我的童年岁月,留在我心的最深处。

  (成都七中育才学道分校八年级三班雷小玥指导教师:潘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