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民营企业债券做不做?”“不做,不做,坚决不做。”“AAA评级的呢?”“大哥,我们这边基本上一刀切了。”“华为发的债呢?”“额度还有吗?利率不关心,什么时候发,能不能多给点?”近期市场上流传的这个段子,或许道出了债券发行市场的现状:民企债券违约延续了去年以来的高发趋势,身处其中,机构投资者如履薄冰。

  首次违约持续加速

  据国金证券的最新统计,今年以来,截至8月末,债券市场共有132只信用债发生违约,涉及债券本金金额1080亿元,其中有26家主体为新增违约主体,创历史同期新高。整体来看,民企违约的现象仍然不容忽视,2019年新增的26家违约主体中,23家为民营企业,占比高达88.46%;行业分布方面则较为分散,相对集中于综合、商业贸易、建筑装饰、化工及机械等行业。

  该券商分析师周岳表示,与前期相比,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导致的违约事件并不多见,尽管有些行业的天然现金流偏紧,但更多是与自身因素相关。分析今年以来的违约原因,大致分为四类:企业生产经营出现问题,盈利能力、变现能力下降;投资活动激进,且盈利能力未随投资扩产显著提高,导致现金流缺口扩大;对外担保、互保风险;公司内控薄弱,报表质量存疑。

  “与以往相比,民企内控问题显得更为突出,包括有内部治理上股权结构不清晰、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挪用资金或违规担保、关联方占款多; 财务上报表披露不充分、虚增货币资金;实际控制人负面消息等。”周岳特别提醒。

  职业生涯最大历练

  让投行人士心有余悸的是,从过往案例来看,“国有企业债券违约,那肯定是真的没钱了,不然谁愿意违约还可能被问责。可是民营企业债券违约,不一定就是没钱还。甚至有的民营企业,当初发债有时候并不是缺钱,更不是真有什么好的项目要投资,发债钱就没有想过要还。”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也指出,从公司公告来看,2019年新增的公募债违约民企主体大部分具有债券兑付意愿,但除东方园林及中民投外,其他主体兑付进度较慢,这除了关系到企业真实的兑付意愿外,也因为违约企业资产受限严重,除债券外普遍债务缠身,想要重新获取流动性难度较大。

  频频违约让机构投资者如履薄冰。《金证券》记者发现,不少机构手中都握有“防雷指南”,对企业盈利、资本结构和偿债能力变化等指标都有下限规定,对债券发行人的审查更加严格,发行前的尽职调研和发行后的跟踪和督导也有所加强。正如某业内人士所感慨的,“现在主办其中的一个项目,每天夹在证监局、交易所、地方政府、投资者、公司领导等多重夹击之中,也算是职业生涯中对自己最大的历练了。”

  正是出于对优质债券的迫切需求,日前当市场曝出“手握近2500亿元现金的华为要在境内发行60亿债券”的消息,圈内人士的第一反应就是买买买,“如何才能买到华为国内债”是大家的关注焦点。

  不过,华创证券也指出,我国债市违约率当前处于合理水平,未来违约率大幅上行的概率很低。截至2018年底,中国信用债市场违约率为1.83%,按照债市违约率应趋近于银行不良贷款率的基本假设,我国信用债市场违约率已达到相对合理水平。从全球来看,无论是在新兴市场国家还是在成熟经济体中,均处于较为平均的水平。

(文章来源:金陵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