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或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遭遇纠纷在所难免,很多时候需要对簿公堂。但诉讼有风险,也有成本。

  比如,请求法院保全债务人财产时,需要向法院提供担保,钱从何处来?再比如,当遭遇“老赖”逃债时,可以向社会悬赏征集“老赖”的财产线索,但这笔悬赏款对申请执行人也是一笔负担。

  这种情况如何破解?如今,一些法院引入了保险机制来给当事人分摊成本。

  8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充分整合运用保险等社会资源探索建立‘立审执破管’全方位风险管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通报北京一中院保险等社会力量全流程化解矛盾纠纷、全方位管控风险的相关情况,并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原来,保险已经进入了保全、执行、司法拍卖、破产管理人等多个司法环节。

  按照法律规定,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

  以前,是由申请当事人自身以现金、存款等方式提供担保,或由担保公司出具担保函的形式进行诉讼保全担保。而现在,民事案件中引入了保险公司保函。

  北京市一中院民三庭审理的一起诉讼标的额达1.3亿元的股权转让纠纷中,原告申请财产保全并由保险公司提供担保,通过财产保全促成双方调解,仅用28天即调解结案。

  2017年以来,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北京市一中院裁定保全案件371件,保全标的超过267亿元。2018年全年,财产保全案件中申请人购买财产保全责任保险的达到90%。人保财险北京市分公司则已累计为4800余客户提供了诉讼保全责任保险服务,承担风险保障超过1270亿元。

  在执行悬赏过程中,申请执行人需自行承担能够吸引社会力量查找财产的大额悬赏金。

  如今,法院会主动告知申请执行人可以自愿选择执行悬赏保险,制定执行悬赏保险告知书,向申请执行人送达并记入笔录。

  这款保险能够放大申请执行人的悬赏金额,进而降低其维权成本,同时可以通过“人保财险北京市分公司公众号”发布悬赏公告,可以丰富悬赏公告的推送手段,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查找被执行人线索的行动中。

  为了提高司法拍卖中的成交率,北京市一中院探索在司法拍卖流程中引入了银行贷款按揭机制,由保险公司提供司法拍卖竞拍履约保证保险、个人司法拍卖贷款保证保险

  在破产案件中,破产管理人具有一定的履职风险,如今,他们也可以购买保险了。

  在今年5月北京破产法庭受理的北京安普迪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普迪公司)破产清算案中,破产管理人投保了破产管理人执业责任保险。这是北京市法院首次在破产案件中引入管理人执业责任保险制度。

  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为破产管理人,受益人为因破产管理人的执业过失行为遭受侵害的债权人、债务人或第三人。

  该案中,若管理人未依照企业破产相关法律规定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给债权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依法应承担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依约负责赔偿,累计责任限额为100万元。

  据介绍,北京市一中院还在与保险公司共同探索推动建立无财产案件破产费用保障机制。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