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力雄先生是我区教育文化界享有盛誉的长者,邀我为其著作作序,我本不敢当,婉言谢绝,但老先生诚恳相邀,认为“知音”之交,非我莫属,且为其人低调做事所感动,于是共而鸣之,便欣然允诺。

  先生字冠英,安定区凤翔镇福台村人。生于1940年,其父水心,系当地名儒,庭训严格、督其自幼习诵诗文经典、苦练书艺,寒暑不辍。马力雄于1946年入学,1958年考入西北师院中文系,1961年任教东关小学;后去职务农,干过捞沙、装卸、农杂等活;农暇之余自学土木建筑,为生产队承包工程;又当过平田整地、水利工程测量员、社队企业会计,后重新走上教坛;1990年至1993年调原定西县文化馆任书记、馆长,后又返东方红中学执教,兼任党支部副书记。先后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荣获省“园丁奖”、地县优秀教师、教学能手等荣誉称号,事迹入选省、地、区(县)教育志,退休后受聘为定西市文史研究会研究员、《安定区教育志》特约编辑

  1977年秋季,我由内官中学调入东方红中学,办公室被安排在马力雄先生隔壁,从此我们成了朝夕相处的邻居。先生中等身材,体态微胖,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流露出聪慧的神态,憨态中彰显出敦厚慈祥的神韵,谈吐间往往有几分慷慨激昂,时而幽默两句又让人捧腹不已。聊起见闻学问,总能信手拈来,表现出惊人的记忆、厚实的学养、独到的见解。但他非常平易近人,没有丝毫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感觉,非常谦和。“腹有诗书气自华”,先生的言谈举止总是渗透着几分儒雅之气。

  我和先生有相似的人生经历,又同为语文教师,都有耿直豪爽的性格,十分合趣,先生自然成了我的“良师”和“益友”,我们在一起有谈不完的话题。闲暇时间,我们去西岩山赏花,东山访古。登山赋诗成了我们的兴趣爱好,我们一起写下了“晨登东山豆角香,夜游西岩看凤凰”“十分牡丹一苑梦,非常柠檬满口霜”“最是丁香花簇树,归来犹存两袖香”等诗句。近距离的接触使我对先生的故事由点连成了线,对先生的认识逐渐全面。力雄先生视我为知音、知己,对我关心不止,时常嘘寒问暖,生活上关照、工作上支持、政治上扶持。我总爱向先生倾诉,遇到难题总爱向先生请教。

  力雄先生是全市有声望的语文教学权威,曾执教高三语文20余年,长期担任语文教研组长。凡受教于他的学生,每当提及,总是赞不绝口。我有几次公开课,设计好后请先生指导,一经点拨,顿觉峰回路转,豁然开朗,妙趣横生。有一次我为高三补习班备复习资料上一段出自《资治通鉴》的文言文,看了一段,便出现梗阻,费解难以找出缘由,便向先生请教,先生一看,十分肯定是漏了几句,于是从书架上取出原版《资治通鉴》一对,果不其然,问题迎刃而解。我结识他时,已是多年的“老高三”了,但先生备课仍一丝不苟,旧案时时翻新,研究考点变化,多方汲取养料,制作了大量卡片。“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难怪他的课常教常新,学生爱听。先生上课声音洪亮,满腔激情,妙语连珠,学生便进入情景,引起高度共鸣,时而哄堂大笑,时而眉头紧锁,教与学形成无缝对接,下课铃响,学生们往往兴犹未已。先生曾说:“上好一堂课,真是一种享受,首先得感动自己,方可感动学生。”

  力雄先生作为校党支部副书记,在从事高三教学活动的同时,积极参与学校管理工作。我到东中时,先生年届五十七岁,学校几乎大大小小的材料由他爬格子撰写,后来我成了他的“接班人”。不干不知道,一干吓一跳。中午不休息,夜不能寐是常有的事。一年下来,字数堪比一部长篇小说,我深感写材料是大大的苦差,有时想这老汉是怎么挺过来的?

  力雄先生是一个讲原则、敢于担当的人。充满爱心,扶持人才是先生的又一美德。有几位家庭困难的学生,他曾慷慨解囊,予以资助。年轻教师中凡有某方面的才能者,他都热情鼓励,积极支持,多方推荐。“平生未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这大概是先生德高望重的原因之一。

  先生任原定西县文化馆馆长期间,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当时财政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上下奔波,完成了文化大楼的后续工程;走遍安定四乡八屲,普查文物;指导群众组织开展了诸多大型文化活动,扶持了刘山三等一批文艺骨干。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社会口碑良好。在当时文化园地尚处荒芜阶段,创办地方文化刊物《原上草》,虽因某种原因未能续办,留下很多遗憾,但雪泥鸿爪,先生功不可没。李金川先生《山花集》中就有文追记此事。

  回到东方红中学,他继续圆文化之梦,主办校园刊物《树人》,并亲自组稿、审稿。香港回归,他组织人员精选资料,编成《世纪回眸》,对师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他与同仁倡议创办的《东方红中学校刊》,后被省教育厅评为全省校园优秀刊物。每年高考,他创作并书写的长联,成了东中闻名遐迩的文化品牌。他与冯惠东校长等喜欢吟诗练字,于是校园内写诗习书蔚然成风(部分诗歌后汇成《东苑诗韵》),东中文化氛围浓郁,成为一大特色。

  力雄先生数十年笔耕不辍,近期将部分作品结集付梓,名曰《云卷云舒》。书名典出《菜根谭》:“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书名意味深长,表达出他散淡豁达的人生态度

  《云卷云舒》文集分文卷、诗卷、联卷、哀祭文卷四部分。“文卷”收录了先生历年所撰赋、序、跋及回忆类散文,句式整饬铿锵、遣词精准华茂、用典贴切雅致,汲取了传统骈文之营养,作品充分展示了作者厚实的学养。《不凋的老梅》和《黉门琐忆》两篇回忆类散文,选材典型,描述生动,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正能量溢于字里行间。“诗卷”收录了作者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九十年代以后的旧体诗作,作品或触景生情或因事抒怀或酬唱应和或寄寓儿孙。表达对祖国的挚爱、对民族英雄的讴歌、对家乡美景的眷恋、对友情、亲情的珍爱、对学术的执着、对历史的追思、对子孙的希冀,这些作品给人启迪、让人振奋、催人奋进。先生善于捕捉诗的意象,其作品清新、俊逸,让人百品不厌。“联卷”收录了作者近三十年各类联语,最有分量的当数历年高考长联,洋洋洒洒数百字,对仗工稳、辞藻华丽、字字珠玑,且紧扣时势、鞭策砺志,发人深省。其他各类联均能应事而叙,应情而抒。“哀祭文卷”收录了四十多则碑志、祭文。叙生平,尊重事实,不为浮夸之谀辞;抒哀思,情真意切,不作虚泛之挽叹。驾驭语言挥洒自如,人物事迹跃然灵动。即使代笔之作,亦能体味彼心,切合身份。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云卷云舒》是马力雄先生人生的见证、思想的印痕、学养的结晶、艺术的彰显,映射了作者豁达的人生态度,正直善良的崇高人品,锲而不舍的顽强毅力,丰厚精深的学识造诣,执着自强的敬业精神,卓尔不凡的艺术修养。在我看来,实在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