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景中亦为景”暮色中的磁器口古镇,更像一场露天的宴会

  “人!到处都是人,人山人海,人来人往,人头攒动……”

  在外地游客的朋友圈里,你总能找到这些关于磁器口印象的关键词,总离不开“人多”二字。不知从何时起,磁器口红了。无论是重庆本地人,还是外地人,甚至外国人,不论晴雨,不畏暑寒,总要往磁器口走一圈。比如,周末了,来磁器口逛一逛,放松放松身心;过节了,来磁器口走一走,感受下节日的热闹;来客了,领着来磁器口转一转,看看老重庆的文化……

  白天,潮水一般的人,填满了这里的每一条正街背巷,人挨人,人挤人,簇拥着前行。可如果你在暮色中走过磁器口,人没那么多,恰好你也用心观察过,那么恭喜你,你会找到一道特殊的风景,那就是这里的人——商家、游客、居民,千姿百态。

  暮色已至,酉时的磁器口,一场露天的宴会即将开始。

  酸辣粉店门前

  光膀子的汉子battle重庆“RAP”

  下午5点,磁器口的大牌匾下边,仍旧是黑压压的一片。如果以俯视角度往下看,来往的人群就像是一条融汇入海的大河,河的源头就在磁器口古镇中。

  临近饭点,逛了一天的游客们在古镇中寻觅着美食。如何招揽客人进店,成为饮食小吃商家们此刻要下力气解决的问题。

  “里面走那么里边奔,最香人的是酸辣粉,过路的君子来一盆,又辣又酸香喷喷,好吃!”这打油诗一般的即兴顺口溜,吸引你穿过人群,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光着膀子、操着笊篱,拍着一团糊糊——这是个卖酸辣粉的大叔。

  烹调简单,制作快捷,还能端着边逛边吃,最重要的是味道爽歪歪,使得酸辣粉一直是古镇中最火爆的小吃。

  生意一好,竞争就大。几年来,古镇里酸辣粉店越开越多,竞争激烈,如何揽客,成了店老板们最花心思的问题。一开始,有个店老板想出,把制作酸辣粉的地方摆到店门口去,让大家看看做酸辣粉的过程,也算是透明餐饮制作,让食客放心。

  这一招果然好使,可没过几天,整个古镇的酸辣粉店都有人在门口现场制作。店家们又开动脑筋,将简单的制作过程,搞得像杂技表演,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场面:一名穿着白背心的汉子,手里操着铁笊篱,突然手往上一抖,笊篱一提,里边的糊糊飞起三米高,在空中画出个漂亮的弧形,然后又稳稳地落在笊篱中……

  没过多久,大家又都会了,花样又开始翻新了——如今在磁器口,卖酸辣粉的手上不仅要有功夫,嘴上功夫也不能落下,必须要会编顺口溜,还得是即兴创作。

  比如,正街岔路口的一家酸辣粉店前,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手里一边拍着糊糊,一边唱着顺口溜。如果他斜扣着鸭舌帽,戴上墨镜,再换个手势,完全就是重庆本土的说唱歌手,也叫“Rapper”。

  对面酸辣粉店的“说唱歌手”看不下去了,马上操着笊篱,还没等这边的唱完,也来了一段即兴说唱,主动过来“battle(对战)”。很快,附近的酸辣粉店也加入了“战斗”,吆喝声不绝于耳……这样的表演,游客们看得高兴,不过,也有人觉得,这太市井,也太“俗”。

  古镇的商家

  不愁人流,只怕不能吸引游客

  若要“免俗”,雅,也有!往前走几步,清新雅致的茶楼前,一名身着青衣、头冠翎毛的花旦俏生生地立在那里,引得游客们纷纷合影留念。

  和酸辣粉店类似,茶楼茶馆也学着招揽生意,只不过茶楼是清雅之地,不能表现得太市井,于是,一个个青衣粉面的旦净末丑就出现在了店门口。

  古镇的商家,从来不愁人流量,但如何留住客人,还得花心思。比如,卖乐器的店铺前,弹着古筝的小妹妹一边开着手机直播,一边撩动琴弦,一曲《阳关三叠》细腻柔美,既吸引了来往游客,也让网上的看客们饱了耳福;特产店的门口,总是站着个近1米9的大汉,络腮胡子大黑脸,让很多人分不清扮的到底是张飞还是李逵;以撸猫为特色的小咖啡厅,虽然店不起眼,但年轻的姑娘靠着门框,怀里窝着一只英式短毛猫,瞬间吸引了一群“猫奴”上前;一个个临街的小酒吧,驻场歌手靠在二楼的窗子边,露出英俊帅气的侧脸,配上沙哑苍凉的嗓音,征服了楼下路过的小姐姐;最有名的麻花店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也总有店员拿着刚做好的麻花,请路过的游客品尝……

  古镇的人群

  热闹,才是古镇不变的主题

  不过,如果你觉得只有商家在此“表演”,那就错了。晚上6点开始,重庆本地来此消遣的人越来越多,你会看到特别的风景——一个个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青年,罗裙轻袄,轻纱蝉衣,飘带抹胸,唐装汉服,恍然间让人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

  除了古装,这里还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装扮——造型奇异的发辫绑着彩色的丝带,让姑娘们看起来个性十足;带着圆形民国墨镜出场的小伙,咋一看像极了旧时学堂里的教书先生……

  “也并不一定是为了招揽客人,就是想让这里变得更热闹些,热闹了,才有意思!”咖啡店老板老胡在这里做了4年多,他觉得,不管什么时候,磁器口都是热闹的,但这份热闹一半是来自游客,一半是来自商家,商家们的活跃点缀了这里的风景,游客们的聚集带动了这里的发展。

  再热闹的宴会,最终也要散场,晚上7点过,游客们大多退出了场地,古镇的夜即将来临,也许后边是又一场狂欢,亦或是抒情的小夜曲,但最终都将因为人离去而归于平静。

  也许,当天晚上,又会有无数人的朋友圈中会晒出古镇的照片,并半埋怨半吐槽式地配上一句“到处都是人”,但真正懂得这里的人才会明白,磁器口的人,也是这里最靓的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