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简称两院院士。他们都是在我国科学技术领域具有系统性、创造性成就的科学工作者,或是在工程技术方面做出重大的、创造性贡献的专家。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两院院士,既高大上,又有点神秘。《嘉兴院士》一书,通过嘉兴日报记者的文章,让我们了解了数十位与嘉兴这块土地有着深厚渊源的两院院士,让读者看到了院士们热爱祖国、献身科学、严谨治学、淡泊名利的崇高精神。

  这方江南的土地能滋养出一大批院士,不仅是嘉兴这个城市的骄傲,也是嘉兴人民的骄傲。诚如中国工程院院长、原上海市市长,祖籍桐乡的徐匡迪院士在本书序中所述:“嘉兴是江南著名的富庶之地,素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之美誉,更有尊师重教之风气,历史文化底蕴深厚。迄今嘉兴籍的两院院士人数在全国地级市中名列前茅。这些都说明了嘉兴崇文厚德、尊重知识的优良传统已结出硕果。”嘉兴市原市委书记鲁俊在《嘉兴院士》的《序》中也感言:嘉兴是一个独特性与多元性文化并存的江南水乡城市。秉礼勤劳、秀慧工巧、崇文好学、进取求新是她历久弥新的历史注脚。嘉兴这方灵秀之地,包容会通的文化土壤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名士之辈,尤以近现代以来更为突出。

  《嘉兴院士》一书中介绍的51位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32人,中国工程院院士19人。其中,家乡在嘉兴的43人,曾在嘉兴求学的6人,在嘉兴工作的2人。通过记者们的文章中,院士们的出生、成长、求学,以及工作经历、科研历程等,一一呈现在读者眼前。

  程开甲院士,1931年始读于嘉兴秀州中学,1962年成为我国核武器试验研究的技术总负责人;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1999年获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1月,获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程开甲院士生前(2011年12月)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那句话——“奉献啊,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令人顿生崇敬之感。1950年,32岁的程开甲舍弃在英国的大好前程回到中国。对此,他从来没有后悔过:“我不回国,可能会在学术上有更大的成就,但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幸福,因为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联系在一起。”

  20世纪世界级的数学家陈省身,1911年10月28日出生于嘉兴,11岁随父亲赴天津。中学时代起,陈省身的数学才华就开始显露。他193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名数学研究生。1995年,他当选首批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1999年被聘为嘉兴学院首任名誉院长。1972年,在他离开祖国24年后,他决定回乡省亲。从那时开始,他下定决心,要把“最后的事业”放在中国。而所谓的“最后的事业”,就是帮助中国成为一个数学大国。1985年,“立足南开、面向全国、放眼世界”为宗旨的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国家级)正式成立,力争打造世界一流的平台。数学研究所成立一周年之际,陈省身动情地说:“大家可以想象,一个75岁的老人,此时此地怀抱一个一周岁的婴儿,是一种什么心情!”这句话,令在座的人无不肠暖血沸。少小离家的陈省身,从未忘记过的家乡。从1972年到2004年,他先后14次回到嘉兴。其“爱国、爱家、爱科学、爱教育”的拳拳之心,在他给家乡人的一副题字中展露无遗:心系桑梓情,胸怀故乡人。

  祖籍海宁的叶奇蓁,1934年出生在湖北武汉市,他是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我国核反应堆及核电工程专家,曾任海盐秦山核电二期工程总设计师。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记者问他:在您看来,“中国梦”究竟意味着什么?叶奇蓁是这样说的:“中国梦,一个基础,就是国家要强大。我们这一辈人,切身感受过‘国弱受欺凌’的痛苦。我们一定要自强,做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只有我们努力了,中国梦才能实现。”

  读完这本书,钱正英、屠善澄、徐匡迪、钱祟澍、汪胡桢、黄昆等每一位嘉兴院士,不平凡的人生历练,不同领域里取得的各项科学研究成果,以及他们的风采、学识、精神风貌,深深印记在读者脑海里。无论是依然继续着自己事业的院士,还是已经离开我们的院士,人生都是一座丰碑。

  阅读《嘉兴院士》,让读者心灵震撼,备受鼓舞,真是值得每个嘉兴人都读的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