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有954公里的海岸线,是沿海大省。可多年以来,江苏的“经济脊梁”是沪宁铁路沿线和长江两岸。曾有江苏人感慨:江苏沿海发展不如沿江。确实,江苏绝大多数“亿吨大港”都在长江沿岸,太仓港、南京港发展迅速,长江航道在南京以下的12.5米深水航道已通。江苏的海港,除了连云港之外,其他的知名度似乎还不够响,不太拿得出手。

  未来,江苏将有新的出海口。根据近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发布的《关于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意见》,南通有了新任务:建成重要出海门户。此事之前已有“端倪”,在今年5月20日召开的第二届江苏发展大会暨首届全球苏商大会上,江苏省主要领导向与会来宾介绍:“南通正在打造通州湾新出海口,建设长江下游江海联运枢纽。”

  新出海口,在通州湾,说它“新”,也不算“新”。早在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就提出:推进通州湾江海联动开发。2015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复函江苏省人民政府,同意设立通州湾江海联动开发示范区。通州湾在哪?从地图上看,就在启东的吕四港北边不远,吕四港不少上海人很熟悉,“吃海鲜的好地方”。早在宋代以前,通州湾就是一个天然良港,当地渔民常经此地出海。

  作为新出海口,通州湾有新意,它的“雄心”是未来成为长三角港口群核心枢纽之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北翼集装箱干线港。按照计划,在围填海获批的基础上,到2022年,通州湾港区起步工程基本建成,实现通州湾港区开港运营。到2025年,基本形成集装箱运输枢纽功能的港口基础设施及集疏运体系,成为长江集装箱运输的新出海口。到2035年,建设成为江苏省港口一体化发展的示范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北翼枢纽港的核心港口,集装箱吞吐能力超1500万标箱。

  与江苏省的新出海口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前段时间的另一则消息:江苏省有了自己的海洋大学,位于连云港的淮海工学院正式更名为江苏海洋大学,江苏省的海洋科教水平将得到提升。如此看来,江苏省江强海弱、核心港口缺失等发展短板,未来将会补齐。

  新出海口的意义不局限于江苏省,对上海及整个长三角而言,也有看点。江苏省政府参事、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告诉记者,在上海南翼,浙江正致力于和上海共同建设小洋山;在上海北翼,通州湾应充分用好交通区位、土地资源、港口航道、江海联动等方面的优势,形成产业、港口与城市的支撑,积极规划对接上海。

  曾几何时,南通“难通”;还有人因为长江天堑,说南通“南不通”。如今大不同,南通要把“靠江靠海靠上海”改一个字,变为“通江通海通上海”,也许,除了通州湾港口之外,随着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沪通铁路的规划与建设,南通未来有望成为“长三角北翼交通枢纽”,打造成能够辐射长江经济带的立体交通体系。

  未来的新课题之一是,通州湾与浙江舟山同样定位为“江海联动”,两者如何合作共赢。曾经有学者比较过上海港、宁波—舟山港和南通海港,发现由于受到潮汐通道稳定性等自然条件制约,南通海港发展一度严重滞后,上海港与宁波—舟山港“吃不下”了,而南通港却“吃不着”“吃不饱”。在长三角,沿海港口与长江港口如何功能区分,门户港口、区域性港口以及支线港口如何错位发展,并组成的多层次港口体系,避免恶性竞争,这不仅需要规划统筹,更需要市场合作、优势互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