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总在证实,首富们的心思,才是海底针。

  不知何时起,普通人艳羡的巨额财富,在首富眼里,变成了难以诉说的苦衷。

  继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后,德国一对姐弟也“苦”上了。

  最近,宝马集团继承人苏珊娜·科万特与斯特芬·科万特,罕见接受了德国媒体的采访。

  采访中,这对姐弟公开诉苦:富人不只是游艇、别墅、豪车,相反生活不易,每天努力工作,还得招人嫉妒。。。。。。

  消息一出,在德国引发巨大反响,二人被指身在福中不知福。

  要知道,作为宝马集团的继承者们,姐弟两可是身家千亿的巨富。

  姐姐苏珊娜57岁,身家210亿美元,是德国女首富;弟弟斯特芬53岁,身家175亿美元,均位居德国10大富豪之列。

  所以,苦不苦不知道,但德国人肯定不答应。

  “生活不易”之外,宝马继承人的一贯作风更奇怪:坐拥巨额财富,为人却相当低调。

  过往岁月里,二人很少出席大型派对,没有奢侈生活,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

  然而,尽管如此,姐姐苏珊娜还是陷入一场诈骗,被人骗走数百万欧元。。。。。。。

  总之,宝马集团低调的继承者们,充满着神秘色彩!

  壹

  1916年至今,宝马集团有103年的历史。百年宝马,充满曲折。

  1959年,43岁的巴伐利亚汽车制造厂(宝马)濒临破产,几乎就要卖给戴姆勒—奔驰。

  最后时刻,苏珊娜的父亲赫伯特·科万特果断出手,买下宝马,并让其起死回生。

  赫伯特去世后,其妻子乔安娜、苏珊娜姐弟继承宝马股份,2015年,乔安娜去世,其所持宝马股份分给苏珊娜姐弟。

  2018年,苏珊娜持股宝马25.8%,斯特芬持股20.9%,姐弟二人在集团具有强大话语权。

  毫无疑问,除了巨额财富,二人也继承了科万特家族的低调。

  苏珊娜20几岁,进入宝马实习时,用的是化名。她后来的丈夫更不知道,自己爱上的是宝马集团的继承者。

  而弟弟斯特芬,同样谦逊低调,作为德国巨富,人们很少能看到他的踪迹。

  宝马集团前掌门人,苏珊娜的父亲赫伯特曾说,要注意财富危机,尤其是未知的诈骗。

  在对待财富态度上,德国富豪和中国南方富豪一样,低调而内敛。

  但低调绝不意味着放权,苏珊娜虽身处幕后,却从未放松对宝马的管理。

  比如,宝马曾因决策失误,购买英国罗孚汽车造成严重亏损。苏珊娜在董事会上坚持将罗孚卖掉,并炒掉负责收购业务的高管,堪称杀伐果断。

  这次采访中,苏珊娜说,“很多人认为我们永远坐在地中海游艇上,但作为财富守护者,生活也有不美好的一面。”

  事实上,她生活中最不美好的一面,始于2007年。

  贰

  这一年,45岁的苏珊娜前往奥地利度假,当她在泳池边看书时,文质彬彬的斯加比上来搭讪。

  从此,这位德国头号富婆,陷入了瑞士小白脸的圈套。

  斯加比用惯用伎俩,谎称自己是政府顾问,多次赴冲突地区解救人质。

  曲折的经历,再加上他英俊的外表,轻松把自己打造成富婆心中的詹姆斯·邦德。

  后来几天苏珊娜和他喝茶、爬山、聊天。一步步掉入温柔陷阱,并开始和他幽会。

  她曾回忆,“他富有魅力、态度殷勤,同时又略带忧郁,这让我觉得双方有共同点”。

  但她绝没想到,斯加比竟暗中派人在酒店房间安装摄像头,录下二人寻欢的过程。

  录得视频后,斯加比开始行骗,他谎称自己被意大利黑帮勒索千万欧元。陷入情网的苏珊娜豪掷750万欧元现金(约5851万元),给他消灾。

  斯加比见其出手阔绰,竟变本加厉敲诈。他要求苏珊娜离婚,并投资一笔3.67亿美元的信托基金,保障二人的“幸福生活”。

  此时,苏珊娜还有自己的丈夫和三个孩子,身家千亿,家庭和睦,标准的人生赢家。

  作为宝马集团继承人、德国女首富,她当然不会为了小白脸,赌上自己的未来,于是开始断绝往来。

  只是,为时已晚。无耻的诈骗犯,拿出光碟勒索她6200万美元,如果不给,便要公诸于众。

  结果,被逼无奈的苏珊娜,选择反击。其家族苦心经营的低调形象,也被她一手打破。

  叁

  历经挣扎后,2008年,苏珊娜选择向丈夫坦白,并报案。

  在警方帮助下,斯加比及同伙被诱捕,其诈骗欧洲富婆的生涯宣告结束。

  原来,斯加比专靠诈骗有钱的中年女性为生。其外表俊朗、谈吐不凡,还擅长6国语言,律师、银行的工作经历,更让他屡屡得手。

  从瑞士,到法国,再到德国,欧洲多处富豪度假胜地成了他的主战场。

  警方发现,40多岁的斯加比精于诱骗女性,至少3次以被黑帮要挟为借口,实施诈骗。

  2008年3月,德国慕尼黑法庭,斯加比迎来审判。世界各地200多名记者,长枪短炮对准这位英俊的诈骗犯,出尽风头。

  案件在德国引发巨震,勇敢报案的女首富,虽赢得赞赏,但也让宝马集团颜面扫地。

  更重要的是,其背后低调的科万特家族,也站在聚光灯下,受到空前关注。

  肆

  比起宝马集团的大名,科万特家族几乎鲜有人知。

  但这个低调的家族,却是德国最传奇、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其发展史,就是德国百年工业史的缩影。

  科万特家族是荷兰移民家族,1879年,埃米尔·科万特买下一家德国纺织厂,家族创业史由此开始。

  到了第二代君特尔·科万特时,科万特家族开始腾飞。一战后,君特尔开始进军军工行业,一度成为纳粹最重要的军火供应商。

  后来,他又大笔购入多种工业股票,包括化工、制药、机械工程等领域,家族步入昌盛。

  1954年,君特尔去世,第三代掌门人赫伯特·科万特登场。

  作为科万特家族史上重要人物,他最大的贡献就是力排众议,买下宝马。

  到了1969年,赫伯特已经掌握宝马近半股份,彻底统治宝马集团。

  当然,宝马集团只是科万特家族庞大财富帝国的一部分。

  德国知名化学制药企业阿尔塔纳、蓄电池生产商瓦尔塔、枪械制造商毛瑟等公司中,都有科万特家族的股份。

  可以说,科万特家族四代人,从不固守于某一行业,一旦发现变故,他们就会迅速找寻新机会。

  只是,这个巨富家族奉行低调原则,从不张扬,隐匿于德国。

  1982年,赫伯特去世,其妻子乔安娜,和家族第四代苏珊娜姐弟登上历史舞台。

  二人作为德国女首富、超级钻石王老五,骨子中的低调谦逊,一贯而下。

  科万特家族绝没想到,四代苦心经营的低调作风,败在一场诈骗上。

  斯特芬·科万特在采访中表示:“对我们姐弟而言,驱使我们前进的肯定不是金钱,而是确保德国就业的责任,这比什么都重要。”

  四代传承,富甲一方,科万特家族确实为德国创造无数就业。

  但在德国人眼里,早已不再低调的他们,如何保证依法纳税,才是最重要的事!

(文章来源:投资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