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座江南小城绿阔千红的荷花开得灵秀清雅之时,如赶赴一场前生的约定,我偶然在书店随眸一瞥,目光竟定格在那设计清雅简约的白落梅系列丛书中。我静心翻阅,那“于花草中长大,举止间有日月山川之灵秀,清雅绝尘之风姿”的隐士才女,她的文字意境唯美中带着灵动禅意,有一种温润心灵的渗透力,读来如梅花在心间飘逸着幽幽暗香。浅斟细品中,竟爱不释手,似在烟火浊世邂逅了一位纤尘不染的桃源仙子,思绪也随之远离喧嚣,颖悟超然,将尘世纷繁皆关于门外。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修行》是白落梅的一本自传体散文。这位“侍花弄月,煮字疗饥”,带着梅花气息的奇女子,把细碎的日子过成了诗。她端庄素雅地从尘世一路走来,寄情于山水花草之间,她不慕繁华喜清寂,隐逸于江南黛瓦白墙却透着古韵灵动的落梅山庄。她以一颗清宁淡雅之心,将经历的风尘过往,途经的风景与遇见,以及对亲情的依恋和往事的追溯诉诸笔端落于文中。她的“罗梅风骨,秋水文章”,犹如喧嚣尘世的一曲“云水禅心”,荡涤着烟火红尘因不堪生活重负而浮躁焦虑的灵魂,抚慰着一颗颗悸动难安的心。读她的文字,不由得让人放慢了脚步,卸下欲望的行囊,学会倾听心灵的声音。

  此书最牵动我心弦的,是她娓娓讲述那灵魂飘散着茉莉清香的外婆和悲悯善良、人淡如菊的母亲。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外婆,原本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却在悠然岁序中,历经风雨沧桑,清简深稳,与外公相守于乡野陋宅,一辈子相夫教子,静守流年。她乐善好施的母亲,有着素菊的淡雅至坚,和父亲相依相伴,在草药的清香中,往来于厅堂与菜园之间,淡定从容地打理着细碎的光阴。世间最暖是亲情,女儿漂泊他乡,是母亲最深的牵挂。白落梅说“此生负亲有愧,却没有可以回头的岁月”。这句话也刺痛我心,我在花季年龄命运遭受重创,在被病痛折磨得如炼狱般幽暗岁月里,是父母的深情呵护和怜爱,才助我迈出人生的泥沼。但此生负亲太深,成了终生遗憾。

  那个粉雕玉琢、灵秀俏丽的小女儿茶,无意中闯入了白落梅的生活,却成了她今生最美的修行。小茶就犹如一株粲然绽放的茶花,伴她晨曦日暮,小小年纪却在她“伤怀落泪,蹙眉伤神”时,解人心思般深情相偎,为她拭泪,柔抚发丝,亲吻脸颊,用纯净的爱意温暖她凉薄的心。正是这贴心可人的乖巧女儿,伴她流年寂寞,陪她“尝饮凡尘烟火”,成了她生命中最美的遇见。而朦胧诗情、容颜妙曼的颜,却像她喜爱的温润古玉,能够与她灵犀相通,带给她诚挚友情和最长情的陪伴。

  端然贞静的白落梅,清简度岁,以文养心。我一次次在她的文字里彻悟处世之道,清除缠绕于胸的窒闷与忧烦之气。她让我明白“行文者,当淡泊名利,有宽厚胸怀,容纳百态世相。亦当有一颗悲悯的心,对众生温柔相待,不负流年,不欺草木,更不忘初衷。”红尘是道场,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修行,苦乐全是自造。唯有内心的纯净美好,才能写出生命的唯美与充实,深情与感动,才能在流逝的岁月芳华中,守住一分精神家园的宁静。

(文章来源: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