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集团成为港股第一只同股不同权股票,在此架构下,作为创始人拥有很大决策权,甚至远超过投资人,例如雷军的1股股票就拥有10票投票权,所以能完全控制公司。

  上世纪70年代,AB股曾一度风靡香港资本市场,其间因频繁出现控股股东侵占其他股东利益,最终1989年被正式废除。2013年,港交所与阿里巴巴“失之交臂”,今年4月底推出上市新规改革,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在港申请上市,随后小米、美团等内地互联网龙头陆续登陆港股。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8月初透露,预计到年底约有数十家公司以不同投票权架构(WVR)形式在港上市。

  与此同时,2010年以来,越来越多美国上市公司也采纳了“同股不同权”架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共有13家科技公司以不同投票权架构上市,占整体科技公司上市比例的43.3%;同期非科技公司中亦有17家公司以不同投票权架构上市,占相应整体公司上市比例的21.8%。2010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6.1%和12.1%。

  CFA协会亚太区行业倡导总监梁家恩认为,自香港、新加坡两地交易所在今年上半年相继接受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后,亚太区内其他交易所也正在考虑引进类似的架构,而这个趋势可能降低整体的监管门槛和治理标准。

 

  今年6月底,新交所宣布修改法例,引入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相关文件显示,新交所规则不对公司市值设最低要求,并允许团体形式持股。此外,只要全体股东批准,不同权股票可转让予非董事会人士。

  同股不同权也有前提,此规则设置了“由事件触发的日落条款”,对不同投票权的受益人进行限制。《上市规则》8A.17条规定,在受益人身故、不再担任发行人董事、港交所认为其无行为能力或认为其不再符合担任董事的规定等情形出现时,受益人享有的不同投票权即终止。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在美上市、采纳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公司,通常有5-10年左右的强制性日落条款,创始人已有足够长的时间来执行其商业计划,如果长期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公司收回管理权限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引入强制性日落条款,可能会降低部分企业来港意愿,限定每隔一段时间评估在执行上也有难度。综合各种因素的考虑,港交所目前并未引入此条款。

  作为上市公司而言,同股不同权并非“灵丹妙药”,上市公司在选择上市地点时,要综合考量各个交易所的市场成交活跃度、流动性、投资者构成、监管条例是否完善、后续融资的便利性等一系列因素。

(文章来源:好投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