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书局曾出版过明代史籍汇刊,收录有明人著的《建文皇帝事迹备遗录》一卷,其中记录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秘闻”。

  根据《明史》记载,朱元璋的太子朱标是病死的——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八月,朱标奉命到陕西视察工作,回来不久就病了,言外之意是鞍马劳顿而致病的,然后他就病死了,死于第二年的五月十七日。

  但据《建文皇帝事迹备遗录》记载,朱标的死可没这么正能量,不但时间不对,病因也完全不同。

  据此书记载,朱标是因为母亲去世伤心过度而致病的:

  洪武十七年七月,生母马皇后仙逝,朱标悲痛得不停地用手拍打自己的胸部,哭得死去活来,多次背过气去,差点气绝,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朝夕痛哭祭奠母亲,“至是过哀成疾,不久而薨”。

  太子伤心过度致病,以至于英年早逝,是朱元璋没有想到的,而且太子的死,还带来一个接班人的问题,所以他也哭了,对侍臣说:“本来希望太子将来治理天下,岂料他竟因至孝悲伤而死,我心里这个痛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紧接着,《建文皇帝事迹备遗录》还顺便“解释”了朱元璋为什么立孙子朱允炆为皇太孙——

  太子朱标不幸病逝后,朱元璋每当想起来就会伤心落泪,而当时朱允炆还是个还在换牙的孩子(髫龀),每当见太祖痛思,他就哭着劝谏:“自古生死有命,切勿过度悲伤,伏望陛下以天下为重,万一龙体违和,臣等怎么办呢?”

  这哪里是个小孩子说的话,简直比大人还懂事,所以太祖“闻而奇之”,加上在给他爹办丧事过程中,他的行为举止表现得也像个大人,给朱元璋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所以不久就把他立为皇太孙,命最有学问的儒臣好好培养。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朱允炆的德、智也水涨船高,更是深得朱元璋宠爱。

  根据《建文皇帝事迹备遗录》记载,朱元璋还是最先发现他的第四个儿子,也就是实力最强、文武双全的燕王朱棣有反心的人。

  根据该书记载,自从侄儿朱允炆被定为皇位继承人后,朱棣就有了夺嫡之心——

  有一次上朝,朱元璋见皇太孙居于殿右角,而燕王侍于左前,他很气愤,“以王位居太孙上,始知其有夺嫡计”。

  然而,从这个细节看出老四有夺嫡之心后,朱元璋并未动声色,只是把朱棣从宫中赶了出去,让他住在别苑里,并且令宫中不许给他吃的,仿佛要把他饿死。

  若不是高皇后见朱棣可怜,偷偷让人给他送吃的,朱棣真有可能饿死。

  关了很久,朱元璋才把他放了,后来“大分封诸王居国”,朱棣才正式就藩北平,正儿八经地当起了燕王。

  再说朱允炆。

  从朱元璋看好他的理由来看,朱允炆是个早熟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如此老成持重,将来肯定能担大任。

  然而,朱元璋死,朱允炆继位后,他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

  治国才能暂且不提,朱允炆政治上的幼稚,简直让人怀疑,这哪里是老奸巨猾的朱元璋看重的一国之主,纯粹是拿江山社稷和自己的前途当儿戏的愣头青!

  这里所指的,当然是他继位没多久,就开始不顾后果地削藩。

  削藩的想法,虽然最早产生于他自己的脑袋,但认为诸王权势过大、恐怕难以驾驭,而力主削藩的,却是兵部尚书齐泰和太常卿黄子澄。

  齐泰和黄子澄以及方孝孺三人,也是朱允炆最为倚重和信赖的大臣,引为心腹,他对他们可谓言听计从,也是在他们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可以这么说,他们脑子里有什么,就给朱允炆灌输了什么。

  悲催的是,这几位学问杠杠的,四书五经啥的背得滚瓜烂熟,却都是毫无政治头脑和治国经验的书呆子,从他们“恐怕诸王难以驾驭”来看,他们根本没有认真、科学地对削藩进行过可行性评估,更未考虑过后果,其行事完全是想当然!

  “师父”们不考虑这些,小小年纪的朱允炆,怎么能考虑到这些呢?他只知道对“师父”们言听计从。

  而在削藩的实际操作中,他们又犯了一个大错。

  首先被削掉的,是周王朱橚。

  为什么首先拿周王开刀呢?这可不是他们抓阄的结果,而是经过一番考虑的:周王是燕王朱棣的同母兄弟,他们担心他与实力最强的燕王搞联合战线。

  至于罪名嘛,据说是周王次子告发老爸谋反,朱允炆便派曹国公李景隆,到开封把周王全家抓到南京,废为庶人后发配到云南去了。

  周王次子名叫朱有爋,当时是汝南王,他告发老爸谋反的原因,竟然是为了夺取周王的继承权!

  接下来被削的,依次是齐王湘王和代王,都被废为庶人,然后被软禁起来,齐王被软禁在南京,代王被软禁在封地大同。

  这两位都没出什么大事,因为他们都认了命,乖乖地当“囚徒”,湘王朱柏却不堪受辱,全家自焚!

  两个月后,岷王朱楩也被废为庶人,发配到福建漳州。

  那地方倒是不错,有海鲜吃,还可以来到海边,看看星辰大海。

  而对燕王朱棣,他们却迟迟不动手。

  为什么?因为他实力最强!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先易后难,吃桃子先照软的捏嘛,哪个软先吃哪个。

  他们没想到,这正是燕王所希望的,因为他们这种操作,给了他宝贵的准备时间。

  是的,他真的要造反了!

  而朱允炆一旦开始犯错,就在犯错的道路上停不下来了,竟然经不起朱棣又装病又装疯,放掉了作为人质而被软禁在南京的朱棣的三个儿子!

  儿子们一回来,朱棣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

  建文元年七月初五,燕王朱棣正式扯起造反大旗,理由不可谓不冠冕堂皇:大家看好了哈,我这是靖难哈,是清君侧哈,是替小皇帝清除身边的奸臣哈,不是谋反哈。

  最重要的是,他这是依!法!行!事!

  有人要说了,你这是扯的啥淡呢?造反还造出法律依据来了!

  还真不是扯淡,朱棣“靖难”,的确是有法可依的,而这个法,就是太祖朱元璋生前制定的成法,其中就针对“靖难”,专门定了一条。

  朱元璋制定的成法,名叫《皇明祖训》,关于“靖难”的那一条是这样规定的:“朝无正臣,内有奸逆,必举兵诛讨,以清君侧。”

  这一条,也是专门为各地的藩王制定的,大意是说,如果朝中有奸臣想篡权,藩王应该举兵把他干掉,替天子清除身边的坏蛋。

  那么奸臣是谁呢?当然是齐泰和黄子澄啦,这两个家伙,吃饱了撑得慌,好好的革命工作不干,挑拨不懂事的小皇帝搞事,本来天下太平,他特么偏偏要来个风生水起,简直是想祸国殃民嘛!

  这样的奸臣,不加诛讨,留着干什么?

  既然其他人没有这个能力,那就交给我朱老四吧,俗话说得好,天降大任于朱老四嘛!

  他喊出了响亮的口号——清君侧,靖国难。

  “靖”的意思是平定、扫除,“难”指国难。

  当然了,朱元璋制定的成法里还有一条,那就是如果藩王要起兵“靖难”,必须先经过皇帝,也就是说,皇帝叫你起兵,你才能起兵,不然就是无票上车,要罚款的。

  但是我有那么傻吗?显然没有,因为如今这个皇帝,已经被鬼迷了心窍了,被奸臣蒙蔽了,怎么可能主动叫我起兵靖难?

  至于在人们眼里,我这是不是选择性“执法”,呵呵,你们说是就是,反正这么干的人,古往今来也不是我一个!

  于是,一场实质上的造反事件,被朱棣披上漂亮的外衣后,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若朱元璋在天有灵,不知会有何感想?不知他当初在制定“先祖成法”时,是否预料到会有这一天?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初朱元璋既然看出他这个老四有夺嫡之心,而且还想把他饿死,为嘛还要制定那么一个“成法”呢?这不是鼓励藩王造反吗?

  即便是那时这个成法已经定好,也可以修改,或者干脆废弃嘛。

  可他就是没这么做,以至于被他这个老四利用,把他心爱的皇孙“推”下了火坑,烧得一根毛都没剩下。

  当然了,即便是没有这个借口,朱棣也有可能找其他借口造反,但无论怎么说,朱元璋生前制定的这个成法,确实在客观上帮了朱棣,至少给他减轻了起兵造反的道德压力。

  不过,站在现在来看,江山最终落得文武双全、雄才大略的朱棣手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参考文献:《皇明祖训》《建文皇帝事迹备遗录》《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