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芒格的多元思维模型,梳理出了巴菲特的 4 个重要投资思维,这是他们反复在说的道理。

  1。 市场部分有效模型

  价格并不总是公允的等于价值,当价格远远低于他应该的价值的时候,你就应该出手。

  芝加哥学派的市场有效假说理论造就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名言:“你无法战胜市场”——

  不论什么时候,股票价格都是合理的,价格等于价值。

  这也成为了指数基金销售的有利工具。

  但巴菲特和芒格不信这个道理,他们相信市场部分有效原则——

  价格并不总是公允的等于价值,当价格远远低于他应该的价值的时候,你就应该出手。

  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证券分析之父、华尔街教父),有一个特别形象地比喻,他说:

  市场就跟一个人一样,是一个躁狂型抑郁症患者,他高兴的时候特别高兴,价格就远超于价值,一旦悲伤、沮丧、抑郁的时候,价格就会很低,远远低于应该有的价值。

  所以,对于芒格,对于巴菲特,对于格雷厄姆来讲,别人在他狂躁的时候,越涨的时候,越去买,但是他们反过来,是当他抑郁、沮丧、低于价值的时候,去出手。

  永远等在那里,等到股票价格远远低于价值的时候,再出手,这就是伯克希尔投资的核心原则 ——价值投资理念。

  对此,巴菲特还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你不情愿在 10 年内持有一种股票,那么,你就不要考虑哪怕是仅仅持有它们 10 分钟。

  #案例#

  奥巴哈先知的完美出逃

  初次投资时间: 1988年

  清仓时间:2000年

  年化收益率:23%

  巴菲特常说:对于好公司,我希望能永远持有。买入既是捂住(buy-and-hold)也是伯克希尔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投资策略。

  老爷子标志性的那几个大手笔,持股时间都非常之长,投资可口可乐源自1988年,富国银行源自1990年;而一些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如 GEICO 保险,更是太子爷亲儿子,从1976年开始买入,直到1995年将其彻底收编私有。

  但千万不要认为所有投资伯克希尔都是一扛到底;一些投资让我们不得不感慨,会卖的才是师父。

  我们可以参考其投资住房抵押贷款公司房地美(Freddie Mac)的这个案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巴菲特以 4 美元(拆股调整后)的均价建仓买入了大约占其总股本9%的房地美股票,买入逻辑是他认为当时房利美的价格“便宜得离谱”;当然最后事实也证明了他正确得离谱,到1998年,伯克希尔在房地美的投资已经翻了 12 倍。

  到2000年左右,房利美的业绩几乎到了鼎盛时代,每股收益处于历史最高水平,管理层不断回购股票、信心爆表。

  单纯从如日中天的业绩上看,如果不是事后复盘,很少人能在当时看出是个卖出的时机。

  但巴菲特觉察到房地美的异常迹象,比如他认为整个管理层在不断追求风险,过于关注每三个月一次财报的短期业绩表现;比如时任CEO 偏执于“二位数的盈利增长”;比如房地美做的一些风险投资与主营业务毫不相关。

  种种迹象让巴菲特认为公司高层在暗中作祟、感到脊背发凉,本着“如果看到厨房里有一只小强,那肯定不止有一只小强”的祖训,巴菲特在 2000 年左右清仓了几乎所有房地美股票。

  巴菲特清仓的价格是 40-50 美元之间,卖在顶点是神仙做的事,而老爷子也未能幸免。次贷危机之前房利美的价格屡次逼近70美元。

  但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大衰退中次级贷款大面积违约,两房首当其冲,直逼破产的最边缘。最后美国政府慌措间做了接盘侠(当然后来也借此发了笔横财)。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谨小慎微的判断来自于公司财报的措辞,同样是读财报,奥马哈的先知就能读出荧惑守心的至凶之兆来,你呢?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